2013年11月24日 星期日

卷30〈34 梵志品〉(CBETA, T04, no. 212, p. 770, c13-p. 776, a13)

卷30〈34 梵志品〉(CBETA, T04, no. 212, p. 770, c13-p. 776, a13)

【18. 若見侵欺】

 若見侵欺,  但念守戒,  端身自調,

 是謂梵志。

若復有人所見侵欺,不興惡懷、有瞋怒意,守戒多聞,降伏意識,身正影直,心平道存。是故說曰「若見侵欺,但念守戒,端身自調,是謂梵志」。

【19. 世所善惡】

 世所善惡,  修短巨細,  無取無與,

 是謂梵志。

世俗方略,事有若干,欲察人情,先採其語:說善、說惡不記于懷,不見有長短廣狹,亦復不見有取、有與,具足如是行者是謂梵志。是故說曰「世所善惡,脩短巨細,無取無與,是謂梵志」。

【20. 身為行本】

 身為行本,  口意無犯,  能辦三處,

 是謂梵志。

身不行殺、口不惡罵、意不嫉妬,於五鼎沸世能具此三行者,乃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身為行本,口意無犯,能辦三處,是謂梵志」。

【21. 來不作歡】

 來不作歡,  去亦不憂,  於聚離聚,

 是謂梵志。

彼習行人持心牢固,毀譽不動,見有來者不孚用歡,設見去者亦不用憂,若在大眾、若復離眾,心恒平等亦無高下。是故說曰「來不作歡,去亦不憂,於聚離聚,是謂梵志」。

【22. 來亦不歡】

 來亦不歡,  去亦不憂,  無憂清淨,

 是謂梵志。

若見愛念、不愛念者亦不用作歡。所以然者,恐心染著興起因緣。設見去者便自念言:「我於彼人各無所犯,內外清淨,息意不起,亦名為梵志。」是故說曰「來亦不歡,去亦不憂,無憂清淨,是謂梵志」。

【23. 以斷恩愛】

 以斷恩愛,  離家無欲,  愛有已盡,

 是謂梵志。

如彼行人修習於道,永斷恩愛,離家無欲,遠逝無礙,盡諸有愛,缺三界漏,能具足如此者,乃名梵志。是故說曰「以斷恩愛,離家無欲,愛有已盡,是謂梵志」。

【24. 彼彼以無】

 適彼無彼,  彼彼以無,  捨離貪欲,

 是謂梵志。

所謂彼者外六入也,所謂無彼者內六入也,行人執意觀內外諸情,斯悉虛寂,捨離貪淫,不興六情,具足如此眾行之本者,乃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適彼無彼,彼彼以無,捨離貪欲,是謂梵志」。

【25. 彼彼以虛】

 適彼無彼,  彼彼以虛,  不染三處,

 是謂梵志。

彼習行人解知內外皆無結使,不著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,能具足如此眾行者,乃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適彼無彼,彼彼以虛,不染三處,是謂梵志」。

【26. 能捨家業】

 能捨家業,  拔於愛欲,  無貪知足,

 是謂梵志。

夫人離家,莫與世俗從事。正使出家,若見不修其法,毀戒不精進,亦不多聞者,不應與坐起從事,更不思惟當來利養,能具如此者,乃名梵志。是故說曰「能捨家業,拔於愛欲,無貪知足,是謂梵志」。

【27. 如今所知】

 如今所知,  究其苦際,  無復有欲,

 是謂梵志。

於現法中能分別微妙,無有眾惡,知苦是眾病之源首,能斷此者乃應於妙。於現法中不與欲意共相應,瞋恚、愚癡永盡無餘,離諸縛著,能具如此者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如今所知,究其苦際,無復有欲,是謂梵志」。

【28. 無憂無塵】

 於罪與福,  兩行永除,  無憂無塵,

 是謂梵志。

正使有福,世俗有漏善本功德,得為人身,猶故不脫生老病死。又復作罪,種三惡本經歷生死,罪之與福二不足貪,兩行永除,無復塵垢,能具此行者是謂梵志。是故說曰「於罪與福,兩行永除,無憂無塵,是謂梵志」。

【29. 三處無染】

 於罪與福,  兩行永除,  三處無染,

 是謂梵志。

福之與罪無欲無染,中間禪樂、無色禪樂,行人盡捨,無所染著,不著三界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,能解此具足者乃名梵志。是故說曰「於罪與福,兩行永除,三處無染,是謂梵志」。

【30. 猶如眾華葉】

 猶如眾華葉,  以鍼貫芥子,

 不為欲所染,  是謂名梵志。

猶如蓮華之葉不受塵水,彼修行人亦復如是,已離於欲,不復著色、聲、香、味、細滑、法,猶若以鍼欲貫藍豆及與芥子,難可獲也。彼修行人無有婬欲,略說其要,不為惡所染。是故說曰「猶如眾華葉,以鍼貫芥子,不為欲所染,是謂名梵志」。

【31. 心喜無垢】

 心喜無垢,  如月盛滿,  謗毀已除,

 是謂梵志。

猶如月盛滿清淨無瑕穢,無有五翳,眾星圍遶,放大光明,靡所不照。彼比丘清淨行人,永除五翳無復五結,心得解脫,諸覺道品、眾定正受而自圍遶,於中獨尊無有眾瑕,捨世八法,毀譽已除,能具此行者,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心喜無垢,如月盛滿,謗毀已除,是謂梵志」。

【32. 如月清明】

 如月清明,  懸處虛空,  不染於欲,

 是謂梵志。

如秋時月不為五事所翳,清淨無瑕,放大光明,靡所不照;修行比丘亦復如是,不為婬怒癡五結所翳,能具此行者,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如月清明,懸處虛空,不染於欲,是謂梵志」。

【33. 避諍不諍】

 避諍不諍,  犯而不慍,  惡來善待,

 是謂梵志。

彼入定人不起諍訟,禪定一意,念待喜安,自守五行具足乃名為定。設有惡意來相向者,恒以善待。是故說曰「避諍不諍,犯而不慍,惡來善待,是謂梵志」。

【34. 解微妙慧】

 解微妙慧,  辨道不道,  體行上義,

 是謂梵志。[1]

諸有人聞籌量算計,圖度萬物,分別義趣,一一分明,辨其道趣,可就知就、可捨知捨,體行上義。所謂上義者,滅盡泥洹是,能具足此法者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解微妙慧,辨道不道,體行上義,是謂梵志」。

【35. 諸在人間】

 諸在人間,  乞索自濟,  無我無著,

 不失梵行,  說智無崖,  是謂梵志。

或有貴族姓子,從四姓中出家學道,捨憍慢意,去高就下,不著榮冀,在在處處周旋往來。興有佛事恭奉三寶,若得衣食、床臥具、病瘦醫藥,便為呪願使彼施家世世受福,或以神足騰在虛空作十八變,施主見者莫不歡喜,便從受法,皆得開悟,能具此行者,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諸在人間,乞索自濟,無我無著,不失梵行,說智無崖,是謂梵志」。

【36. 若能棄欲】

 若能棄欲,  去家捨愛,  以斷欲漏,

 是謂梵志。

如彼行人盡能斷欲,親近道門愛而不捨,或有梵志未盡究竟,欲意未斷,貪著五樂,雖稱梵志,不離於欲。諸有學人永滅欲漏,不習恩愛,能具足此行者,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若能棄欲,去家捨愛,以斷欲漏,是謂梵志」。

【37. 慈愍於人】

 慈愍於人,  使不驚懼,  不害有益,

 是謂梵志。

眾行之要,四等為本,恒當慈愍加被眾生,見有恐懼懷憂惱者,便往恤化,永處安隱,無害於人,興致供養,能具此行者,名曰梵志。是故說曰「慈愍於人,使不驚懼,不害有益,是謂梵志」。

【38. 避怨不怨】

 避怨不怨,  無所傷損,  去其邪僻,

 故曰梵志。

行人執意志操不同,用心平等,設見怨家視如赤子,慈心普等平均無二。猶若忍心如地、平等如秤,蜎飛蠕動蚑行喘息,視如己身,念之如父、念之如母、念之如子、念之如身,而無有異。能具此眾行者,名曰梵志。是故說曰「避怨不怨,無所傷損,去其邪僻,故曰梵志」。

【39. 于後于前】

 于後于前,  及中無有,  無操無捨,

 是謂梵志。

猶如有人,於未來世不作眾惡行,已不作、當不作,於過去世不作眾惡行,已作眾惡行,已不作、當不作、現不作,及其中間作眾惡行不作眾惡行,已不作、當不作、現不作。能捨此眾惡行者,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于後于前,及中無有,無操無捨,是謂梵志」。

【40. 去婬怒癡】

 去婬怒癡,  憍慢諸惡,  鍼貫芥子,

 是謂梵志。

如彼行人欲為污心,不得至於虛寂之道,除去憍慢諸不善法,便得漸進至泥洹境,猶若鍼貫芥子終不可得。彼心亦復如是,不為婬、怒、癡繫所拘礙,能具此行者是謂梵志。是故說曰「去婬怒癡,憍慢諸惡,鍼貫芥子,是謂梵志」。

【41. 城以塹為固】

 城以塹為固,  往來受其苦,

 欲適渡彼岸,  不肯受他語,

 唯能滅不起,  是謂名梵志。

生死久遠,涉苦無數,唯有禪定之人越此生死之難,去邪疑意,無復猶豫,捨煩惱結使,受清淨結使。能具此者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城以塹為固,往來受其苦,欲適渡彼岸,不肯受他語,唯能滅不起,是謂名梵志」。

【42. 人能斷愛】

 人能斷愛,  今世後世,[2]   有愛已盡,

 是謂梵志。

愛根未盡則不至道,愛根已盡者乃能為道,欲求道者,不斷三界結使,則不至於道,能斷愛根然後乃至於道,能具足此者,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人能斷愛,今世後世,有愛已盡,是謂梵志」。

【43. 人無希望】

 人無希望,  今世後世,  以無希望,

 是謂梵志。

所謂希望者,天下萬物皆人之所希望,然此希望故未斷絕,如今現身未死、[3] 見存於世,正使後世取其命終,身死神逝,無復希望。能如此功德具足者,名曰梵志。是故說曰「人無希望,今世後世,以無希望,是謂梵志」。

【44. 自不識知】

 自不識知,  天揵沓和,  知無量觀,

 是謂梵志。

當佛如來坐禪之時,諸天世人竟不知佛今為所在。有一比丘名曰多耆奢,往至世尊所,便以此偈而讚如來曰:

「歸命人中尊,  歸命人中上,

 不審今世尊,  為因何等禪?

 唯願天中天,  敷演其教義。」

如來自說:「梵行之中無有出我者,所以知其然,禪解脫正受定意,猶是世之常法,諸天龍神不能知我之所在,況我當行佛事眾智之妙門?天龍鬼神能知我處乎?」是故說曰「自不識知,天揵沓和,知無量觀,是謂梵志」。

【45. 自識宿命】

 自識宿命,  見天人道,  知生苦源,

 智心永寂。

自識宿命無數劫事,觀知地獄、天上之事,餘者不能,唯有佛、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,觀三千大千世界如掌觀珠,知生苦源,究暢其本,捷疾之智速成羅漢道,隨意所念而無流滯。是故說曰「自識宿命,見天人道,知生苦源,智心永寂」。

【46. 自知心解脫】

 自知心解脫,  脫欲無所著,

 三明已成就,  是謂為梵志。

如彼行人知心所念,解脫者、不解脫者皆悉明知,欲想諸行永得解脫。所謂三明者,自識宿命、天眼、漏盡,[4] 若具足如是行者,名曰梵志。是故說曰「自知心解脫,脫欲無所著,三明已成就,是謂為梵志」。

【47. 自識於宿命】

 自識於宿命,  知眾生因緣,

 如來佛無著,  是謂為梵志。

是時,如來知無數事,觀眾生性行一一分明,生者、死者皆悉了知,猶如天雨普潤世界,是時,世尊觀生死之類亦復如是,生者、死者無不觀練。

爾時世尊與舍利弗,在閑靜室獨共遊處。爾時有人已取命終,處在中陰,精神不移。佛告舍利弗:「汝今觀此中陰中識神,為從何許中來?設復遷轉,為處何所?」是時,舍利弗即入四禪定意,觀此人神為從何來,設當遷轉為趣何處。時,舍利弗不知此人為從何來,為趣何處。爾時世尊告舍利弗曰:「汝今所見不及諸佛境界,此神所從來處,此無數世界非汝神力之所能見。」

佛告舍利弗:「汝復觀此精神當生何處?」時舍利弗復入三昧,而不知精神所湊。舍利弗即從三昧起,前白佛言:「今日入定遍觀世界,不知神之所湊。」佛告舍利弗:「此神今日復當過一億世界,[5] 當生某甲家,姓某、字某。如來所見,非是聲聞、辟支佛所及,知宿命通,唯有如來、等正覺得此宿命通。」是故說曰「自識於宿命,知眾生因緣,如來佛無著,是謂為梵志」。

【48. 盡斷一切結】

 盡斷一切結,  亦不有熱惱,

 如來佛無著,  是謂為梵志。

諸有眾生斷一切結使,羅漢辟支雖斷結使,猶有相似結在,[6] 諸佛世尊無有相似,是故如來佛無所著。是故說曰「盡斷一切結,亦不有熱惱,如來佛無著,是謂為梵志」。

【49. 仙人龍中上】

 仙人龍中上,  大仙最為尊,

 無數佛沐浴,  是謂為梵志。

所謂仙人者,得五通道,在群最尊,無有出上,內外清徹無有眾瑕。仙者亦名為象,長育形體獸中最大,執意剛強,能却眾敵。無數沐浴,所謂沐浴者八解正浴池,去諸塵垢無有結使。如來舒手,手所及處塵垢不著,伺察惡人不得其便。是故說曰「仙人龍中上,大仙最為尊,無數佛沐浴,是謂為梵志」。

【50. 所有盡無】

 所有盡無,  渡流無漏,  從此越岸,

 是謂梵志。

彼修行人,都越一切諸法,審諦分明,解世所有悉無所有。所謂流者,流有四名:一名欲流,二名有流,三名無明流,四名見流。渡此四流者,然後乃得無漏之行。羅漢、辟支猶尚思惟空無相、願,忍、煖、頂法,雖可思惟有漏俗法,意結所在,或有是時,欲念無漏,先念有漏,是以如來深藏則有大闕。如來大聖繫意禪定,從有至無,於無漏法觀未始有闕,得諸總持,強記不忘,十力、四無畏、大慈大悲、三無礙道及神足行,是謂如來所修之法,非羅漢、辟支所修之法。是故說曰「所有盡無,渡流無漏,從此越岸,是謂梵志」。

【51. 無禪無說】

 無禪無說,  亦不念惡,  禪智清淨,

 是謂梵志。

彼修行人不念惡禪,夫入禪之人,無言無說,常思善法。設見罵詈,但守其法,若得味相應禪及中間禪,執意守之,無所嬈惱,能具足此行者,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無禪無說,亦不念惡,禪智清淨,是謂梵志」。

【52. 比丘塜間衣】

 比丘塜間衣,  觀於欲非真,

 坐樹空閑處,  是謂為梵志。

塜間衣有四種:一者發家著衣出家學者,二者檀越施衣受而守護,三者百納拾諸遺餘,四者塜間污穢不淨。如來初學發家著衣,觀欲非真,捨六萬夫人,棄轉輪聖王位,出家學道;在閑靜之處,坐樹王下,降伏魔王,破十八億眾。能具此眾德者,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比丘塜間衣,觀於欲非真,坐樹空閑處,是謂為梵志」。

【53. 人無識知】

 人無識知,  無語無說,  體冷無暖,

 是謂梵志。

如來出世,無事不知、無事不包,「無語無說」者,永除狐疑,不懷猶豫,諸煩惱結使,永盡無餘,逮甘露滅,能具此眾行,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人無識知,無語無說,體冷無煖,是謂梵志」。

 【54. 棄捐家居】

 棄捐家居,  無家之畏,  逮甘露滅,

 是謂梵志。

所以作居家者,安處人民得自生活,身者眾結之屋室,是以聖人教人離家,在於閑靜求甘露滅度,能具如是眾德者,故曰梵志。是故說曰「棄捐家居,無家之畏,逮甘露滅,是謂梵志」。

【55. 斷絕世事】

 斷絕世事,  口無麤言,  八道審諦,

 是謂梵志。

如來世尊光相炳著,初轉法輪,八萬諸天及二王人、梵志七人,摩竭國王萍沙萬二千人,摩竭國界石室之中,釋提桓因萬二千天子,拘尸那竭國,最後度須拔。佛滅度後,當有羅漢出世,名曰優波掘,於其中間濟度眾生不可稱計,演說八道無礙之法。是故說曰「斷絕世事,口無麤言,八道審諦,是謂梵志」。

【56. 遠逝獨遊】

 遠逝獨遊,  隱藏無形,  難降能降,

 是謂梵志。

如彼行人興無崖之想、散無邊之念,身形在此,心在海表,人欲觀意知其形狀者甚為難剋。心意流馳,彈指之頃過數千萬億江河山表,是以故說「遠逝獨遊」。復有問者:「心者,十大地法,心為十一,何以故說遠逝獨遊乎?」報曰:「心者恒逐因緣,隨前住行,當心在色,[7]爾時無有聲、香、味、細滑、法;[8]當心在聲,爾時無有色、香、味、細滑、法;[9] 爾時無有香、味、細滑、法;當心在香,爾時無有色、味、細滑、法;在味,無色、香、細滑、法;心在細滑,爾時無色、聲、香、味、法;心在法,無上五事。[10]

當在色時,心為法本,猶如王行,羽儀儐從無不備有。但以王為名。此亦如是,心造因緣十法備有,但不受名,亦如飛鳥飛行空中,依其六翮,然但以鳥為名。此亦如是,心之無形亦無窠窟,非是世人肉眼所見,依止五陰,陰散則離,非有形質,心之難化猶木鑽鋼。是以聖人遺教後生,欲降伏心者,晨用百藥、中用百藥、暮用百藥,空、無相、願,止觀滅盡,用療心病使得除愈。」能具此者,故曰梵志。是故說曰「遠逝獨遊,隱藏無形,難降能降,是謂梵志」。

【57. 無色不可見】

 無色不可見,  此亦不可見,

 解知此句者,  念則有所由,

 覺知結使盡,  是世最梵志。

「無色不可見」者,何者?心也。夫心興患,與身招殃,猶若象馬剛強[怡-台+龍]悷不調,有目之士加於捶杖,使知楚痛,然後調良。人心為患,牽致地獄、餓鬼、畜生,雖得為人處在卑賤,顏色醜陋為人所輕,是故說曰「無色不可見,此亦不可見,解知此句者,念則有所由,覺知結使盡,是世最梵志」。

諸佛世尊所以出世者,正欲降此弊惡之心,諸佛世尊慈愍一切,弘慈普蓋靡所不照,雖處於世無所染著。

【58. 斷生死河】

 斷生死河,  能忍超度,  自覺出壍,

 是謂梵志。

如彼行人為五欲所繫,流轉生死之河,要須大聖指授權宜,從此岸得至彼岸。如來降形,非事不豫,要接有緣,後乃滅度。壍者憍慢之壍,能度此壍,不為憍慢所繫。能具此者,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斷生死河,能忍超度,自覺出壍,是謂梵志」。

【59. 當求截流渡】

 當求截流渡,  梵志無有欲,

 內自觀諸情,  自謂為梵志,

 能知如是者,  乃復為梵志。

如彼行人不斷愛流四駛、四淵者,進趣於道不亦難乎?如河暴溢必有所傷,梵志貪欲,死趣惡道。是以如來誡以除貪,與說欲本污穢不淨,當斷諸邪,使不流馳。能具此眾行者,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當求截流渡,梵志無有欲,內自觀諸情,是謂為梵志,能知如是者,乃名為梵志」。

【60. 先去其母】

 先去其母,  王及二臣,  盡勝境界,

 是謂梵志。

「先去其母」者,愛心流馳以為源本,無漏意識能去斯病,使盡無餘。二王者,我慢也,二臣,戒盜、身見。盡勝境界者,一切諸結使。能去眾結之患,故曰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先去其母,王及二臣,盡勝境界,是謂梵志」。

【61. 不捶梵志】

 不捶梵志,  不放梵志,  咄捶梵志,

 放者亦咄。

所謂梵志者,得阿羅漢道,不得以手拳刀杖加彼真人。

「不放梵志」者,此是真人,恒當供養衣被服、飯食、床臥具、病瘦醫藥,四事供養令不減少。

「咄捶梵志」,行惡之人,「放者亦咄」,復是惡人,不留供養飲食、床臥具、病瘦醫藥,能具此行故名為梵志。是故說曰「不捶梵志,不放梵志,咄捶梵志,放者亦咄」。

【62. 諸有知深法】

 諸有知深法,  不問老以少,

 審諦守戒信,  猶祀火梵志。

昔佛在世周旋教化。時諸比丘不廣多聞。爾時世尊便作是念:「今諸比丘多有懈怠,意不精勤,復自觀察當來、過去三世之事,知當來世當有比丘嫉妬恚癡,不順道教,便興誹謗損如來法,輕慢於師,亦復不敬說法之人。」是以世尊觀察後世遺法中間,恐有老少共相上下尊卑不別,老恃耆艾、少恃聰叡。老者自陳:「吾所目覩,非卿所知,汝今所見如螢火虫。」少者自陳:「老頑囂魯,情喪心塞,有何可歸?」如來教曰:「當自守戒,猶若事火梵志五處然火,晝夜承事,不失時節,香華繒綵,事事供養。」是故說曰「諸有知深法,不問老以少,審諦守戒信,猶祀火梵志。」

歸命人中尊,亦如事火神。

【63. 諸有知深法】

 諸有知深法,  等覺之所說,

 審諦守戒信,  猶祀火梵志。

如來出現,億千萬劫時時乃出,遭賢遇聖實不可得,人能守戒信不失儀,如祀火梵志。昔佛在世戒諸比丘:「自今已後不得誦外書、外道異學所誦習者。何以故?彼所陳說非真正義,亦復不是至道之本。」是故說曰「諸有知深法,等覺之所說,審諦守戒信,猶祀火梵志。」真誠歸命佛。

【64. 一切諸有漏】【65. 或復觀於痛】【66. 或復觀合會】【67. 或復觀因緣】

 於己法在外,  梵志為最上,

 一切諸有漏,  皆盡皆無餘。

 於己法在外,  梵志為最上,

 或復觀於痛,  皆盡皆無餘。[11]

 於己法在外,  梵志為最上,

 或復觀合會,  皆盡皆無餘。[12]

 於己法在外,  梵志為最上,

 或復觀因緣,  皆盡皆無餘。[13]

「於己法在外」者,彼修行人觀了一切眾法,[14] 無事不關、無事不知,猶若梵志知天文地理、星宿災變,皆悉觀了,一切諸漏皆盡無餘。觀諸苦痛若好、若醜皆歸於盡,觀其合會必有離別,因緣暫有,亦復歸滅。

【68. 猶若內法本】

 猶若內法本,  梵志為在表,

 若使共床褥,  如彼婆鉤盧。

所謂內法者,四諦真如一一分別不失次緒,梵志於內則謂為表。是故說曰「猶若內法本,梵志為在表」。

「若使共床褥,如彼婆鉤盧」者。此婆鉤盧比丘出家以來,未曾與人說四句之義,正使與共同坐,不聞說其正法,從生至老八十一鉢和藍,未曾畜沙彌弟子及餘使人,若人為人鮮潔,託志虛無,繫意玄寂。是故說曰「若使共床褥,如彼婆鉤盧」。

【69. 猶如內法】

 猶如內法,  梵志在表,  知生知老,

 轉當至死。

所謂內法者不誑惑人,一向而無傾,一向而無邪,唯有如來能越此境界,以盡其生更不受有,如實知之。是故說曰「猶若內法,梵志在表,知生知老,轉當至死」。

【70. 日照於晝】

 日照於晝,  月照於夜,  甲兵照軍,

 禪照道人,  佛出天下,  照一切冥。

「日照於晝」者,當日天子初出之時,放億百千萬光明,使星宿月光無復光明;若復日沒之時,月及星宿皆共競明,俱有所照,其明不同。猶若大將之士兩敵相向,揚威奮武決戰勝負,震赫精刃鍾鼓雷鳴。禪定之人移山飛岳,海水揚塵,手捫日月,有此神力不自稱譽。方此諸人雖有此德,不及如來。佛出世間眾相具足,放大光明,靡所不照,光明所及晝夜不絕。其見光者,聾盲瘖瘂、考掠苦痛,自然休息。是故說曰「日照於晝,月照於夜,甲兵照軍,禪照道人,佛出天下,照一切冥」。

【71. 梵志無有是】

 梵志無有是,  有憂無憂念,

 如如意所轉,  彼彼滅狐疑。

梵志無有是,意著於殊妙之法,見樂不以為喜,見憂不以為慼,如如意所轉恒自念善,彼彼自滅惡,得習聖諦,分別諸使。是故說曰「梵志無有是,有憂無憂念,如如意所轉,彼彼滅狐疑」。

【72. 身知其苦痛】

 出生諸深法,  梵志習入禪,

 能解狐疑網,  身知其苦痛。

如來等正覺初成佛時,七日之中禪定正受,思惟十二因緣,一一分別知起知滅。爾時如來即從三昧起而說斯偈:

「出生諸深法,  梵志習入禪,

 能解狐疑網,  身知其苦痛。」

「如我所習,積行所致,今日成等正覺,實而不虛。」梵志習入禪,去諸惡法,悉壞狐疑網,於諸深法得無礙智,所念自在,深知苦際,深知因緣合數之法權詐非實。略誦其要,當觀因緣法,復當觀盡法,一切諸法皆由合數,一切諸法皆由於痛,當知盡滅不造有漏。

【73. 猶日在虛空】

 出生諸深法,  梵志習入禪,

 遍照一切世,  猶日在虛空。

法能成人,非法不就,晝夜思惟,不去胸懷,身、口、意行不妄有犯,能成就如此法,便能照一切法。以己所得盡施眾生,猶若明日處在虛空,普有所照,其有覩者莫不蒙光。是故說曰「出生諸深法,梵志習入禪,遍照一切世,猶日在虛空」。

【74. 如佛脫眾垢】

 出生諸深法,  梵志習入禪,

 能却魔眾敵,  如佛脫眾垢。

「出生諸深法」者,如來成等正覺,具足三十七道品之法,身、口、意行與無漏相應,降伏魔怨,進却時宜,如來、等正覺脫一切結使。


[1] 「辨」,《磧砂藏》於此偈頌均作「辯」。

[2] 「今世後世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今亦後世」。

[3] 「現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見」。

[4] 「天眼」兩字,《磧砂藏》缺。

[5] 「億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倍」。

[6] 「猶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由」。

[7] 「當心在色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當以在色聲」。

[8] 「聲、香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香」。

[9] 「當心在聲,爾時無有色、香、味、細滑、法」,《磧砂藏》缺此十四字。

[10] 「心在法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在法」。

[11] 「於己法在外,梵志為最上」,《磧砂藏》無此十字。

[12] 「於己法在外,梵志為最上」,《磧砂藏》無此十字。

[13] 「於己法在外,梵志為最上」,《磧砂藏》無此十字。

[14] 「彼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外」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