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19日 星期二

卷22〈25 廣演品〉(CBETA, T04, no. 212, p. 724, c22-p. 727, b7)

卷22〈25 廣演品〉(CBETA, T04, no. 212, p. 724, c22-p. 727, b7)

【1. 聞可得道】

 雖誦千章,  不義何益?  寧解一句,

 聞可得道。

「雖誦千章,不義何益」者,夫人在世多誦廣學,不曉義理,亦復不了味義、句義,猶如有人多負草木至百千擔,正可勞苦,無益時用。是故說曰「雖誦千章,不義何益」也。

「寧解一句,聞可得道」者,如昔有士,多貯財貨,饒諸穀食,意欲遠遊,便以家穀糶之易寶,積珍無量,後復以珍寶多易好銀,意復嫌多,便以好銀轉博紫磨金,意復嫌多,時以好金轉無價如意摩尼寶,所願畢果,終不差違。此亦如是,雖多學問,不解句義,解一義者,所獲必剋。是故說曰「寧解一句,聞可得道」也。

【2. 可從滅意】

 雖誦千章,  法義具足,  聞一法句,

 可從滅意。

「雖誦千章,法義具足」者,人多修學,義味成就,然復不能思惟義趣,便自墜落,不至究竟,是故說曰「雖誦千章,法義具足」也。

「聞一法句,可從滅意」者,世多有人博學多聞,能思一句至百千義,義義相次,不失其緒,以漸得至無為大道,是故說曰「聞一法句,可從滅意」也。

【3. 供養持戒人】

 雖復壽百年,  毀戒意不定,

 不如一日中,  供養持戒人。

「雖復壽百年,毀戒意不定」者,夫犯戒之人不護三事:坐禪、誦經、佐助,如斯之類不可親近,雖久在世,積惡無量,[1]死入地獄,受無數苦,火車、爐炭、刀山、劍樹,畜生、餓鬼亦復如是,是故說曰「雖復壽百年,毀戒意不定」也。

「不如一日中,供養持戒人」者,持戒之人修行定意,一日功德無數無量,不可以譬喻為比,久處於世,積德無量,若生於天自然受福,是故說曰「不如一日中,供養持戒人」。

【4. 黠慧有定】

 雖壽百年,  無慧不定,  不如一日,

 黠慧有定。

「雖壽百年,無慧不定」者,世多有人不知慚愧,與六畜不別,猶如駱駝、騾驢、象馬、猪犬之屬,無有尊卑高下。人之無智,其譬亦爾,愚闇纏裹,莫知其明,是故說曰「雖壽百年,無慧不定」也。

「不如一日,黠慧有定」者,黠慧之人深入法典,從一句義至百千義,思惟反覆不以為難,是故說曰「不如一日,黠慧有定」也。

【5. 精進不怯弱】

 雖復壽百年,  懈怠不精進,

 不如一日中,  精進不怯弱。

「雖復壽百年,懈怠不精進」者,如世有人意恒懈怠,所願不成,既自墮落,復使他人沒在生死,自陷溺者失五分法身,不至無為大道之處,自迷於道,轉教他人沒在生死;若受檀越飯食、床臥具、病瘦醫藥,不能消化,從生至死,墮于地獄、餓鬼、畜生,雖得為人,邊地、佛後、世智辯聰八難之處。所以然者?皆由前身不積德也。是故說曰「雖復壽百年,懈怠不精進」也。

「不如一日中,精進不怯弱」者,或有世人勇猛精進,解世非常,人身難得,佛世難遇,生值中國亦復難遭,諸根完具亦復難得;於賢聖法中求作沙門亦不可得,聞真法言,復不可得。有智之人能解此者,當念精進,求於道果,得至泥洹亦復不難也,已以辦具,便能成就無漏法身。是故說曰「不如一日中,精進不怯弱」也。

【6. 曉了生滅事】

 雖復壽百歲,  不知生滅事,

 不如一日中,  曉了生滅事。

「雖復壽百歲,不知生滅事」者,人在世間無明自纏,不能得解,計百年之中積罪無量,亦復不知生者、滅者,雖得出家為道,在如來法中不了生滅,恒在凡夫之地,不至無為也,斯非比丘沙門之業,遠如來藏、不近佛篋,是故說曰「雖復壽百歲,不知生滅事」也。

「不如生一日,曉了生滅事」者,人之在世,觀達諸法一一虛無,生者不知所以生,滅者不知所以滅,一一別之,能知根本,臨死之日亦不畏懼,無所怖難,所生之處神識不錯,遭賢遇聖,聞法得度,是故說曰「不如生一日,曉了生滅事」也。

【7. 觀痛所從生】

 觀痛所從生,  當觀有漏盡,

 當觀不死行,  察清淨行跡。[2]

取要言之,「觀痛所從生」,夫人處世不知痛滅所興,雖為比丘,不達沙門之行,是故說曰「觀痛所從生」也。

「當觀有漏盡」,人之習行不達有漏,便當留滯三界五趣,流轉生死無有出期。智者習行觀此有漏,知所從生、知所從滅,生知所以生,滅知所以滅,[3]漸漸得至無漏境界。復當觀察不動行跡,若復有人不能觀察不動行跡者,便自墮落墜乎生死,雖處沙門,非沙門行;雖處婆羅門,非婆羅門行。由四事因緣,雖深奧法者,若復學人,觀察了知不動行跡,意不傾動亦不移易,漸漸得至登無為岸。

復當觀察不死行跡,如人在世不知死生,死為神徙,風去火次,魂靈散矣,身體侹直無所復中。然此習道之人,荷服法衣,剃除鬚髮,著三法衣,不能觀察死之為死、生之為生,亦復不能修清淨梵行。所謂不死行跡者,滅盡泥洹,是以得入中無為之處,不生、不老、不病、不死,澹然快樂。是故說曰「當觀不死行」。

復當觀察清淨行跡,道之清淨,非穢濁所學;[4]道能去垢,非習垢所學。次當觀察天形象,法不可覩見,習上人跡,於一切諸法最上、最尊無能及者,所謂滅盡泥洹是也。行人觀察甘露行跡,無飢渴想,無煩熱想,其不覩者永墜生死,不達本無獲甘露者,福業具足以己施彼,無所悋惜也。

【8. 曉了生滅事】

 雖復壽百歲,  山林祭祀火,

 不如須臾間,  執行自修慕。[5]

「雖復壽百歲,山林祭祀火」者,昔有梵志勞形苦體,在於曠野深山之中祭祀火神,隨時瞻拜不違其文,選擇淨薪,採取好葩,燒種種香以用供養,望得恩福。時,彼梵志退自念言:「我在此山習學奇術,念事此火以經百年,今當自試,知火恩福,若識恩福證驗當見,設不爾者,復祭祀為?」時彼梵志意不遠慮,即以兩手前捧熾火,尋燒手臂疼痛難言,梵志自念:「吾祭祀火經爾許年,唐勞其功,損而無益,將是我身招此患苦。」

爾時彼山有學道比丘相去不遠,知而問曰:「梵志當知!火者體熱不別恩養、尊卑、高下。卿欲知者,吾有聖師三界獨尊,行則躡虛無所罣礙,坐則揚光照徹十方,寧可與卿往彼親覲,備得聞其深奧之法,從此岸得至彼岸。」梵志聞已心開意解,便與道人往至佛所,頭面禮足在一面立。爾時世尊觀彼梵志應得度脫,在大眾中而說斯偈:

「雖復壽百歲,  山林祭祀火,

 不如須臾間,  執行自修慕。」[6]

爾時梵志,豁然心解,諸塵垢盡,得法眼淨。佛告梵志:「卿前在山百年事火祭祀諸神,唐勞其功不至究竟。汝今乃知真道之處,不如須臾間執行自修慕。」[7]

世人執愚至死不剋,百年事火不自覺寤,抱愚投冥不能自改,若能自覺知之非真,恒常思惟,知病所興,為所從來、為所從去,悉了非真實法。若復受他衣被、飯食、床臥具、病瘦醫藥,便能消化不令有失,承事供養名華、擣香、雜香、繒綵、幢旛,如是之福不可稱計。

百歲事火,不如須臾彈指之頃一行慈心,其福最尊,為無有上,難稱難量,不可以譬喻為比。猶如芥子仰比須彌,牛跡之水與海捔量,爪上末塵自稱勝地,[8] 螢火之蟲與日競明,慈心之德其事如此,況復百年修德具足乎?乘此之福經百千劫,未曾墜墮在凡夫地,眾人仰望莫不敬奉,皆由前世積行所致。是故說曰「不如須臾,一行慈心」也。

【9. 彼不信於佛】

 從月至其月,  愚者用摶食,

 彼不信於佛,  十六不獲一。

「從月至其月,愚者用摶食」者,或有生類貪著飯食以養其形,不慮後世殃禍之災,四大之體其性不同,神處其中識別是非,智者識真,愚者倒見,不知今世後世善惡之行,展轉三塗八難無有出期。是故說曰「從月至其月,愚者用摶食」也。

「彼不信於佛,十六不獲一」者,若有眾生一日半日、一時半時、彈指之頃,篤信於佛意不移易,其福難量不可稱計,不可以譬喻為比,福至冥報無形無像,忽然自至,功祚無窮。是故說曰「彼不信於佛,十六不獲一」也。

取要言之,彼不信於法,十六不獲一。億千萬劫時聞法聲,所謂法者,滅盡泥洹是也。

如契經所說,告諸比丘:「今當與汝說三第一之尊:一者佛為第一之尊,二者法為第一之尊,三者僧為第一之尊。

彼云何佛為第一之尊?諸有眾生之類,無足、有足,一足、二足、四足至眾多足,有色、無色,有想、無想,乃至非想非無想,如來於中為尊為最為無有上。是以,比丘!其有眾生篤信佛者,為信第一之尊;以信第一之尊,便受第一之福;以受第一之福,便生人天第一豪尊。是謂名曰,佛為第一之尊。

彼云何法為第一之尊?所謂法者,有為法、無為法,滅盡無欲、無生滅法;泥洹法者,為尊為最為無有上。其敬法者,為敬第一之尊;以敬第一之尊,便獲第一之福;以獲第一之福,便生人天第一豪尊。是謂名曰,法為第一之尊。

彼云何僧為第一之尊?諸有大眾大聚大會翼從之徒,如來聖眾為尊為最為無有上,是以,比丘!其有眾生篤信僧者,為信第一之尊;[9] 以信第一之尊,便受第一之福;以受第一之福,便生天人第一豪尊。是謂名曰,僧為第一之尊。」

【10. 不以慈心者】

 從月至其月,  愚者用摶食,

 不以慈心者,  十六不獲一。[10]

「不以慈心者,十六不獲一」,眾生之類晝夜含毒,瞋恚所纏,共相茹食,猶懷忿怒向乎二親,[11] 豈當有慈加被眾生乎?此事不然也。是故說曰「不以慈心者,十六不獲一」也。

【1 1. 不愍眾生者】

 從月至其月,  愚者用摶食,

 不愍眾生者,  十六不獲一。[12]

「不愍眾生者,十六不獲一」,猶如境界方域,其中眾生名號姓字不可稱計;若有入慈定之士,於中教化,周窮濟乏,不擇好醜;亦不興想:斯可施與、斯不可與,平等無二,一而不異乃謂真施。是故說曰「不以慈心者,十六不獲一」也。

或有國土,稱其眾生名曰蠕動之類,於中勇猛不辭勤勞,適彼國界供給所須,不令闕減,是謂施心。蠕動之類不以神祇故,十六不獲一,不以正法故,眾生自墜,墮外道異學。尼犍子等自稱為尊,以鐵鍱腹,跨行世間,自相謂曰:「此諸釋種沙門道士,世之狂夫,露頭左袵自稱為尊,我等觀察,正是不祥之應,世人狂惑,何為尊事?若有眾生施此人者,後得穢惡不淨之報,夢想見之,寤則遇惡,況當行道與共相見!」是故世尊告諸比丘:「能於正法信心不斷,遭遇百千勤苦眾難,心不變易,一意信向,不習倒見,爾乃名曰如來正法。其不信者,於十六分未獲其一;其有信心向正法者,其福無量不可稱計,百倍、千倍、萬倍、巨億萬倍,不可以譬喻為比。」

何以名曰「十六分不獲一」也?所以論十六者,謂十六者,謂十六大國也,此閻浮境仁義所居,無有出此十六大國,博古攬今,敷演深奧,隨順決斷,永除狐疑,使無猶豫。十六國名其號:一為鴦伽,二者默偈陀蓱沙王,三者迦詩,四者拘薩羅波斯王,五者素摩,六者須羅吒,七者惡生王拔蹉,八者拔羅憂填王,九者遏波,十者阿婆檀提憂陀羅延王,十一者鳩留,十二者般遮羅阿拘嵐王,十三者椽難,十四者耶般那,十五者劍桴(本闕十六)。此十六大國,包識萬機,眾事不惑,眾辯捷疾,學不煩重,暢達妙義,尋究本末,演布無量,尋之難窮,斯出十六大國之中。夫修行人不能施心仰慕妙義者,[13] 但當遊行歷十六國,威儀禮節,自然得成,不加於師,無有模則也。

【12. 若人禱神祀】

 若人禱神祀,  經歲望其福,

 彼於四分中,  亦未獲其一。

「若人禱神祀,經歲望其福」者,想外道異學顛倒邪見,[14] 執愚不悟,祭祀神祠乃經一歲,其中費耗生民之貨亦不可計。以若干種甘饌飲食焚燒于火,[15] 謂為獲福,反更遇禍,斯由執愚不自改更,至令死後入于闇冥,[16] 不覩大光智慧之明。是故說曰「彼於四分中,[17] 亦未獲其一」也。是故聖人訓之以漸、導之以路,獲誘愚惑至安隱處,須臾行善,勝彼一年也。

卷22〈26 親品〉(CBETA, T04, no. 212, p. 727, b9-p. 730, b23)

【1. 無信懷憎嫉】

 無信懷憎嫉,  鬪亂彼此人,

 智者所屏棄,  愚習以為樂。

「無信懷憎嫉,鬪亂彼此人」者,夫人在世信心不固,亦復不信佛、法、聖眾、真如四諦:苦、集、盡、道,積財至天,猶不可恃怙,捨壽之日,財不自隨,皆由今身不惠施故,不造功德,畢故不造新。猶如有鳥,素貪肉食,山樹有葉其像肉色,晝夜伺捕,延頸仰望,在樹像肉,墮即為葉,迷惑所纏,不自覺寤,如是不息,喪命於彼。所以然者?皆由貪心不自改更故。此間聞語傳至於彼,設從彼聞復傳於此,鬪亂彼此,使不成就,意中興嫉,轉生塵垢,是故說曰「無信懷憎嫉,鬪亂彼此人」也。

「智者所屏棄」者,智人知禮節,避嫌遠疑,不處惑亂之中,彈指之頃,不與從事,況當至竟與共遊乎?所謂智者,明古知今,博通眾事,防慮未然,所行不左,心口相應,言無有失,分別深義,意不倒錯,從一句義演布無數,愚者所惑,是故說曰「智者所屏棄」也。

「愚習以為樂」者,設復有人善心勸諫,誘進童蒙,訓之以道,使見道門,不從其教,反更疑惑,以地獄為堂室,不慮後世殃禍之根,教行惡業,不從善教,轉復墮落地獄、餓鬼、畜生之中,是故說曰「愚習以為樂」。

【2. 有信無憎嫉】

 有信無憎嫉,  精進信多聞,

 智者所敬待,  賢聖以為樂。

「有信無憎嫉」者,如復有人篤信佛、法、聖眾,至意信解苦、集、盡、道,不懷諛諂,心意柔軟,承事敬待諸梵行人,晝則勤受,夜則經行,孜孜汲汲不失威儀,和顏悅色,先笑後言,不傷人意,是故說曰「有信無憎嫉」也。

「精進信多聞」者,人之修行精進為上,況復廣學採取多聞,戒、聞、施、慧廣布一切,安處無為,寧處道場,以己所見演示前人,是故說曰「精進信多聞」也。

「智者所敬待」者,常當親近承受不及,戒身不具足者令使具足,定身、慧身、見身、見解脫身不具足者令使具足,是故說曰「智者所敬待」。

「賢聖以為樂」者,夫人修行追賢逐聖,不辭寒苦,正使遭遇百千億難,能捨身命,雖遭斯苦,不分其意,[18] 是故說曰「賢聖以為樂」。

【3. 不親惡知識】

 不親惡知識,  不與非法會,

 親近善知識,  恒與正法會。

「不親惡知識」者,彼修行人遭惡知識者日增惡行,墮入地獄、餓鬼、畜生,正使行清意潔,隨惡染其素,猶若有人愛犬猪羊,心不遠離,猪犬隨逐,亦不相離,猪犬所樂糞除為上,廁溷為浴池,共相染污。親惡知識者亦復如是,共相追逐終以無善。是故說曰「不親惡知識」也。

「不與非法會」者,非法人者五無救罪,無戒、無信、無聞、無慧、無施,如此之人不可親近,其有追逐以為伴者,墮入惡趣,不至善處,是故說曰「不與非法會」也。

「親近善知識」者,學有日新,出言柔和,心意相應,設有之造,不傷人意,先笑後言,文句相應,是故說曰「親近善知識」。

「恒與正法會」者,所謂正法會,佛、辟支佛、聲聞是也,更無眾生出於佛者,除佛以外,更無眾生出於辟支佛者,除佛、辟支佛,更無眾生出於聲聞者,其有信心向此三者,得至究竟,不墜三塗厄難之處,是故說曰「恒與正法會」也。

【4. 行路念防慮】

 行路念防慮,  持戒多聞人,

 思慮無量境,  聞彼善言教,

 各各知差別。

「行路念防慮」者,群從在途出言防慮,曠野之中多諸鬼神,若論惡語,神即得便;論說善者,鬼神營護,所至到處不遇惡人,亦復不逢劫盜人者。是故說曰「行路念防慮」。

「持戒多聞人」,受佛言教不去心首,如佛所說,告諸比丘當修三昧正受定意,若行、若坐無令違失,便為諸天鬼神所見營護。所以然者?皆由承受正佛言教。是故說曰「持戒多聞人」也。

「思慮無量境」者,晝夜思慮、坐禪、誦經,戒、聞、施、慧,是故說曰「思慮無量境」也。

「聞彼善言教,各各知差別」,如彼學人聞彼善教,意不錯亂,文句相應,便成道果:須陀洹果、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、阿羅漢果,增益善根至無為道,是故說曰「聞彼善言教,各各知差別」。

【5. 近惡自陷溺】

 近惡自陷溺,  習善致名稱,

 妙者恒自妙,  此由身真正。

「近惡自陷溺」者,如復有人親近惡友,但有日損不至究竟,猶若半月,日有闇冥,無有大明。親近惡友亦復如是,日損善根,增益惡法,是故說曰「近惡自陷溺」也。

「習善致名稱」者,勝人所習,日有名稱,猶如月欲盛滿,日有光明,遠照無外,修善之人亦復如是,善名廣著,名稱遠布,是故說曰「習善致名稱」也。

「妙者恒自妙」,所行專正,修無上道,猶如須陀洹家仰修斯陀含道,斯陀含家仰修阿那含道,阿那含家仰修阿羅漢道,阿羅漢家轉自增益諸善功德,是故說曰「妙者恒自妙」也。

「此由身真正」者,當求巧便,求諸功德瓔珞其身,意中欲得名稱廣布者,欲得諸天世人敬待,當自謹慎,不興塵勞懷來道故,是故說曰「此由身真正」也。

【6. 善者終以善】

 善者終以善,  斯由親近善,

 智慧為最上,  禁戒永寂滅。

「善者終以善,斯由親近善」者,智人求於智,以成其聖道,猶如紫磨真金內外清徹,造作器皿無不成就;智者亦爾,賢聖相習,留教在世,永世不朽,是故說曰「善者終以善,斯由親近善」也。

「智慧為最上,禁戒永寂滅」者,夫人習行,先當求上人之法,是故說曰「智慧為最上,禁戒永寂滅」者也。

【7. 如魚湍聚湊】

 如魚湍聚湊,  人之貪著取,

 意著不覺臭,  習惡亦如是。

「如魚湍聚湊,人之貪著取」者,猶如群魚集聚一處,穢污難近,人意貪著,不顧臭穢,愚人執意謂為甘美,不知久久不便於身,臭氣流溢布見於外;習惡之人亦復如是,與親近者即成其惡,損減善根增益惡部,是故說曰「如魚湍聚湊,人之貪著取,意著不覺臭,習惡亦如是」也。

【8. 木榓葵霍葉】

 木榓葵霍葉,  眾生往採取,

 葉薰香遠布,  習善亦如是。

「木榓霍葵葉,眾生往採取」者,如有善察之人往採其香,雖不得根而獲香葉,香氣苾芬,正使捨彼,故處猶香;善知識從事者亦復如是,成人之德,功德日積,是故說曰「木榓葵霍葉,眾生往採取,葉薰香遠布,習善亦如是」也。

【9. 已自不習惡】

 已自不習惡,  親近習惡者,

 為人所誣笑,  惡名日增熾。

「已自不習惡,親近習惡者」,世多有人不行惡事、婬妷、盜竊,性不飲酒、不博弈戲樂,然彼眾生或在酤酒家坐,或入婬種村中,或在博弈家坐,為主人所見,謂為斯人習此非法,興猶豫想:「此人先自貞潔清淨,今日何為習此非法?」惡聲遂顯,流聞四遠,百千眾生共相告語,誹謗之名從是日滋。是故說曰「已自不習惡,親近習惡者,為人所誣笑,惡名日增熾」也。

【10. 觀習而習之】

 觀習而習之,  知近而親近,

 毒箭在其束,  淨者被其污,

 勇夫能除污,  去惡不為伴。

「觀習而習之,知近而親近」者,世多有人未在道撿,意不堅固,與惡從事,不被教訓,見物而習,見惡習惡、見善習善,以己所見,示見於人,身自不正,焉能正人?猶如毒箭污染餘者,己身行惡,教人習之,智者觀察此已,終不行其惡,是故說曰「觀習而習之,知近而親近,毒箭在其束,淨者被其污,勇夫能除污,去惡不為伴」也。

【11. 是故知果報】

 是故知果報,  智人悉分別,

 非親慎莫習,  習當近於賢,

 比丘行於道,  忍苦盡諸漏。

「是故知果報,智人悉分別」者,眾生造行,果報不同,或舋輕而藥妙,或罪重而易療,唯有覺者能消滅耳;智人所習自審明矣,設有愆咎,即能悔過,猶馬蹶躓,加之杖策,然後調伏。智人習行亦復如是,尋隙所生,自悔不及,是故說曰「是故知果報,智人悉分別」也。

「非親慎莫習,習當近於賢」者,所謂非親,所行非義,口吐言教終無善響,布毒於人以為快樂。其有眾生翫習此者,便為長夜流轉生死,受惱無量,神識倒錯,心意煩熱。所謂賢者,包識眾事,萬機不惑,為人師範,辯才無礙,以己明慧,演示眾生,其聞音者,斯蒙度脫。是故說曰「非親慎莫習,習當近於賢」也。

「比丘行於道,忍苦盡諸漏」者,行人執意眾業備具,賢聖八品如來聖道,諸佛世尊常所修行,復以賢聖苦忍之法,盡諸有漏成乎無漏。是故說曰「比丘行於道,忍苦盡諸漏」也。

【12. 愚者盡形壽】

 愚者盡形壽,  承事明智人,

 亦不知真法,  如瓢斟酌食。

愚者處世雖壽百年,與智者同俱,然意曚曚不別真法,是以聖人以瓢為喻,終日酌物不知鹹酢,喻彼愚者雖遇賢聖,意迷心惑,不達正教,寄生於世,無益於時。是故說曰「愚者盡形壽,承事明智人,亦不知真法,如瓢斟酌食」。

【13. 智者斯須間】

 智者斯須間,  承事賢聖人,

 一一知真法,  如舌知眾味。

智人所學意志捷疾,聞一知萬,豫達未然,隨時之行亦不錯謬,悉能分別亦無滯礙,猶舌甞味,甜酢鹹淡悉能知之;學人所習,究暢本末,別白黑法,知病所興,知病所滅,斯非顛倒、斯是顛倒,皆能別了,投之聖藥,是故說曰「智者斯須間,承事賢聖人,一一知真法,如舌知眾味」也。

略說其事,彼不解慧愚人所習,唯有智者能究其事,彼無眼目,所謂愚者是也;眼目者,賢聖眼目是也,唯有智者而有此耳。彼不知真法,三耶三佛說,所謂不知真法者,愚者是也。

【14. 智者尋一句】

 智者尋一句,  演出百種義,

 愚者誦千句,  不解一句義。

「智者尋一句,演出百種義」者,智者執意明達道術,禪宴不亂,練精神識,永無塵垢,四辯具了,聞一句之義達百千之章,是故說曰「智者尋一句,演出百種義」也。

「愚者誦千句,不解一句義」者,愚者意迷,從冥至冥,不覩大明,雖誦千章不解一義,是以智人常當遠之,不與從事,是故說曰「愚者誦千句,不解一句義」也。

【15. 一句義成就】

 一句義成就,  智者所修學,

 愚者好遠離,  真佛之所說。

昔有比丘往至佛所,前白佛言:「唯然世尊大慈垂愍,開悟未及,願為說法應適人意,我聞法已,心意開悟得蒙度脫。」爾時世尊略說其義,告比丘曰:「非汝則捨。」比丘白佛:「我已知矣。」佛告比丘:「我義云何,汝以知乎?」比丘白佛:「色非我有,我已捨矣。」佛言:「善哉!如汝所說。」是故說曰「一句義成就,智者所修學」也。

「愚者好遠離,真佛之所說」,聖人處世教誡眾生平等大道,愚者意迷,神識難革,或見如來而掩目者,或聞說法而塞耳者,或見如來行跡輪相在地而蹋壞者,斯等之類罪垢深固,難可改更。過去恒沙諸佛世尊,終訖說法於無餘境,然眾生類執愚積久,甘露滋降,不覩不聞,捨形、受形,輪轉生死無有出期,斯由愚惑無明所纏故也。

【16. 怨憎有智勝】

 怨憎有智勝,  不隨親友義,

 愚者訓非道,  漸趣地獄徑。

「怨憎有智勝」者,怨憎之人自知隙咎,[19] 本性明達,[20]防慮未然,恒自思惟:「設我今日行非法者,便自陷溺不毀彼人也。如有怨讎眾多,思欲報怨,力所不至,知當如何?不如行慈,乃可得勝。」是故說曰「怨憎有智勝」也。

「不隨親友義」者,親友之人心意疑倒,意之所好,教授前人與共同歡,惡則同惡、好則同好,後受報對,入地獄中,是故說曰「不隨親友義,愚者訓非道,漸趣地獄徑」。

【17. 愚者自稱愚】

 愚者自稱愚,  當知善黠慧,

 愚人自稱智,  是謂愚中甚。

「愚者自稱愚,當知善黠慧」者,愚自思惟,悔本不及,我本所行實為非法,種諸罪根開地獄門,塞泥洹路,晝夜懇責,我今處世眾結自纏,塵垢污染,捨身、受身,輪轉生死不離三有,便自悔責,追師逐侶,漸漸得至無為之處。是故說曰「愚者自稱愚,當知善黠慧」也。

「愚人自稱智,是謂愚中甚」者,愚人生世,恒自歎譽:「我為尊貴,餘者不如。」不達今世後世殃舋之罪,我所知見世之希有,自揚其名、抑彼之德,不知生死之難,修凡夫行,是故說曰「愚人自稱智,是謂愚中甚」。

【18. 若復歎譽愚】

 若復歎譽愚,  毀呰智者身,

 毀智猶有勝,  歎愚不為上。

「若復歎譽愚」者,愚者所習,見物歎譽,不別尊卑善惡之行,所可歎者反更毀呰,是故說曰「若復歎譽愚」也。

「毀呰智者身」者,雖被誹謗不以憂慼,自知果報、緣對所至,是故說曰「毀呰智者身,毀智猶有勝」也。

「歎愚不為上」者,眾生處世,群愚黨惑,聞彼稱名,歡喜踊躍不能自勝,不知久後於身不便,是故說曰「歎愚不為上」也。

【19. 莫見愚聞聲】

 莫見愚聞聲,  亦莫與愚居,

 與愚同居難,  猶如怨同處。

 當選擇共居,  如與親親會。[21]

昔佛在羅閱祇,將侍者一人,名曰阿難,在路遊行。爾時世尊遙見調達逐路前進,佛告阿難:「我等可共就餘路行,何為與此愚人相見?」爾時阿難前白佛言:「云何,世尊如來!今日畏此調達乎?何為欲避就於餘路?」佛告阿難:「我自憶念,本所造福,自致無上等正覺,亦復不見魔、若天、外道異學沙門梵志,能使如來有恐怖者,此事不然。吾昔在樹王下眾結未盡,弊魔波旬將十八億眾,人身獸頭,猨猴師子,虎兕毒蛇,惡鬼形貌,擔山吐火,把持刀劍,戈矛鎧鉀,揚聲哮吼,填塞虛空,時來恐我,猶尚不能動我一毛,況今我身成等正覺,三界獨尊,豈當畏於愚調達耶?此事不然。」爾時世尊便說此偈:

「莫見愚聞聲,  亦莫與愚居,

 與愚同居難,  猶如怨同處,

 當選擇共居,  如與親親會。」

夫人處世,當與黠慧之人共居,出則和顏,入則同歡,共相敬待,如父如兄,如身無異,猶如親親心意欵至,如此相敬皆至無為。是故說曰「當選擇共居,如與親親會」也。

【20. 是故事多聞】

 是故事多聞,  并及持戒者,

 如是人中上,  猶月在眾星。

「是故事多聞,并及持戒者」,多聞眾生解世非常、明鑒三有,知今世後世之報,自知眾德具足,恒親近賢人,戒成就者,定成就、慧成就、解脫成就、解脫見慧成就。是故說曰「是故事多聞,并及持戒者」也。

「如是人中上,猶月在眾星」者,五分法身未具,令使具足,在大眾中獨尊隻步,無有儔匹,猶如明月在眾星中,光明遠照無有及者。是故說曰「如是人中上,猶月在眾星」也。(《磧砂藏》卷十五終)


[1] 「積惡無量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積惡無重」。

[2] 「觀痛所從生,當觀有漏盡,當觀不死行,察清淨行跡」,《磧砂藏》缺此四句。

[3] 「生知所以生,滅知所以滅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生不知所以生,滅不知所以滅」。

[4] 「道之清淨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道足清淨」。

[5] 「修慕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修纂」。

[6] 「修慕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修纂」。

[7] 「修慕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修纂」。

[8] 「爪上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瓜上」。

[9] 「為信第一之尊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第一之尊」。

[10] 「從月至其月,愚者用摶食,不以慈心者,十六不獲一」,《磧砂藏》缺此四句。

[11] 「猶懷忿怒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由懷忿怒」。

[12] 「從月至其月,愚者用摶食,不愍眾生者,十六不獲一」,《磧砂藏》缺此四句。

[13] 「修慕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修纂」。

[14] 「異學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愚學」。

[15] 「焚燒于火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焚燒乎火」。

[16] 「至令死後入于闇冥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至今死後入乎闇冥」。

[17] 「彼於四分中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於四分中」。

[18] 「不分其意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不介其意」。

[19] 「自知隙咎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自知隙深」。

[20] 「本性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意性」。

[21] 「當選擇共居,如與親親會」,《磧砂藏》此處缺此兩句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