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12日 星期二

卷16 〈15 忿怒品〉(CBETA, T04, no. 212, p. 693, b19-p. 698, a26)

卷16 〈15 忿怒品〉(CBETA, T04, no. 212, p. 693, b19-p. 698, a26)

【1. 不怒而興怒】

 不怒而興怒,  不造而行惡,

 彼受其苦痛,  今世亦後世。

昔佛在拘奢彌瞿師園中。爾時彼村眾多比丘好喜鬪諍,惡眼相視,共相毀辱。爾時世尊告諸比丘:「止,止,比丘!勿共鬪諍。所以然者,比丘當知!怨不息怨,忍乃息怨,是如來正法。何以故?過去久遠無數世時,迦尸國王名梵摩達,拘薩羅王名曰長壽。時,梵摩達王即集四兵,象兵、馬兵、步兵、車兵,攻伐長壽王土界。時長壽王聞外境有軍馬至,復集四兵,象兵、馬兵、步兵、車兵,出往迎逆與共戰鬪,生擒梵摩達身,摧破大眾,語梵摩達曰:『赦汝生命歸汝本國,自今以去更莫叛逆。』

時梵摩達得還本國,未經幾時復集四種兵,象兵、馬兵、步兵、車兵,往詣攻拘薩羅國求共鬪戰。長壽王內自思惟:『吾先與共戰鬪,擒獲己身摧破大眾,不能自改既往之失,今復來戰侵我土境。』長壽王輕將數騎往與共戰,為梵摩達所破,輕走得脫,及將第一夫人,侍臣有一,隱處深山無人之處,藏形滅跡恐有知者。

時,長壽王復重思惟:『吾居深山無方自存,當習詩頌歌詠,遊處人間乞丐自存。』如其所念,即習歌頌,兼學彈琴鼓瑟,音響流利與琴相入,在在處處以得自存。

時,梵摩達王第一大臣出梵志種,聞此國界寒儉乞士夫婦二人,遊在人間彈琴鼓瑟乞丐自存,即遣人喚欲聽音樂。乞者到家,共相慰勞,即設音樂,大臣聞已,歡喜踊躍不能自勝,即告乞人:『汝等夫婦二人孤窮倮露恒乏衣食,可住我家教習後生,常當供給不令乏短。』

時,彼乞士第一夫人垂月欲產,內生此心,語其夫曰:『我向生念,願得四種兵眾圍我數匝,得好幃帳而寢其中,洗利刀汁欲得飲之。君能辦不?』夫報其妻:『我等二人為梵摩達所壞,亡失國土,那得辦此四種兵眾,及好幃帳洗利刀汁?』其妻語夫:『設不辦者,正爾取死。復用活為?』

爾時大臣即喚乞士在前作樂,聲與琴合、琴與聲合,或時琴與聲違、聲與琴違,大臣問曰:『觀卿作樂而有不悅,身有患耶?心有所念乎?』乞士報曰:『身無苦患,唯心有所念耳。』問曰:『汝何所念?可說情故。』答曰:『我所將妻,懷妊日滿,垂產在近,欻生此念:「欲得四種兵眾圍繞數匝,寢好幃帳,洗利刀汁而欲飲之,得便存活,不得便死。」審當爾者,我用活為?』大臣報語:『卿且自寧,勿懷憂慮,當設權計辦四種兵。』即如其語辦四種兵,圍繞數重,寢好幃帳,飲洗刀汁,即生男兒,顏貌殊特,有豪貴相。大臣見已跽向夫人三自稱善!舉聲說曰:『拘薩羅國復生聖主,係嗣王位自今熾盛。』告己兵眾莫傳此語,及使彰露,當誅戮之。

時梵摩達竊聞長壽彈琴鼓瑟,人間乞求,即遣人捕得,閉在牢獄。長生太子漸長成人,詣諸大臣豪貴長者,自訴求願口出斯言:『願諸賢士行檀布施,分德立善,設有毫釐福者,盡施長壽王早得解脫,畢此苦原。』

梵摩達王竊復聞知長壽太子長生者,遊在人間與父乞恩,勸人修善,願及父身早免苦難。梵摩達王瞋恚興盛,即出長壽王詣於都市,長生後執利劍高聲白父:『我堪此間脫父厄難。』長壽王報曰:『止,止,童子!夫人立行,亦莫見短亦莫見長。』傍人聞之,謂為長壽王知死逼近,狂有所說,長壽報傍人曰:『其中智者童子,乃當識吾往言耳。』即於市上斬為七段。

長生太子見已,身中沸血,遍滿身中,瞋恚內盛,不敢顯外。復詣諸大臣所求哀請恩,『我父無過橫為貴主所殺,形尸暴露捐在都市,無人殯藏收拾形骸。願諸賢士與我收拾,起七偷婆,華香供養如世常法。』即如其語收拾供養,起七偷婆。

長生太子內自思惟:『梵摩達王暴虐無道,侵我境土,奪我民眾,復取父王都市斬殺。我宜逃走出此國界,捕得我者不免此患。』即將夫人出國逃走,到他方土,復習琴瑟歌聲調和,在在處處,乞丐自存,漸漸以次還入本國。梵摩達王聞有乞士將母自隨,彈琴鼓瑟家家乞索,音響清和,見莫不歡,即遣人喚將入深宮,晝夜聽樂乃無厭足,形命相委,如同產子。

時,梵摩達出外遊獵,長生太子御車遊獵,恒導險難無人之處,不按正路,不附兵眾。太子自念:『昔破我國,劫奪我民,枉殺我父,今不報怨,何日可果?』復御獵車轉入深山。時,梵摩達疲頓欲得懈息,即告御者:『可於此頓,吾今疲極,欲小止息。』即如其言住車止息。王告御者:『汝坐,吾欲枕汝膝上。』王即枕而眠。長生太子內自思惟,口發斯語:『此梵摩達王暴虐無道,侵我境土,奪我人民,枉殺我父,思欲報怨,正是今日,若不殺者,何日可果?』時長生太子即拔利劍擬王頸項,退復追念:『昔我父王臨終時教誡我曰:「童子當知,夫人立行,唯貴信義。」違父遺意者則非孝子。又勅我曰:「汝莫見短,亦莫見長。」設當殺此王者,違我父教。』即還內劍,息恚不興。

時,梵摩達王於夢中驚,忽然覺寤,身體流汗衣,毛皆竪。長生太子問其王曰:『向如安眠,何為驚寤?』王告御者:『汝欲知不?我向安眠,夢見長壽王兒長生,右手執劍,左撮吾髻,以刀擬我項曰:「吾欲報怨,汝知不乎?」即於夢中復重悔責:「昔我父王臨欲終時慇懃教勅:『夫欲勝怨,唯當以忍。』」以是之故於夢驚覺。』

御者白王:『還安眠,勿復驚懼。王欲知不?長壽王子長生者,我身是也。昔我父王以法治化,不枉人民。王自暴虐,侵我境土,奪我人民,枉殺我父。思欲報怨,於此深山正得王便,今不報怨,何日可果?向實拔劍擬王頸項,退復追念父王教誡:「童子當知,夫人立行,唯貴信義,慎莫念惡,惡加人形終不得解。」設我違父遺意者,則非孝子,欲崇父教誡故,即便內劍耳。今原前愆,不錄其罪,欲還將王早歸國界,得至彼已,任王刑斬。』

即共載車還本宮殿,普集大臣而告之曰:『卿等云何?設見長壽王太子者,卿等如何?』其中或有說者:『設當見者,先截手足,却取殺之。』復有說者:『當生剝其皮,爾乃却殺。』復有說者:『當以火炙箭射之。』異口論者不可稱計。時,梵摩達王告諸群臣:『長壽王太子者,今此人是。卿等勿興惡意,生殺害心於此太子。所以然者,我由此人得存命根。』爾時梵摩達王,即沐浴長生太子,著王者服,頭戴天冠,妻以一女,還立為拘薩羅國王。」

佛告比丘:「古昔諸王檢意自守,修忍如地,視怨如赤子,不造怨讎,況汝等諸族姓子以信堅固,出家學道,剃除鬚髮,著三法衣,不能行忍,互相是非,以小致大,共相毀辱,為是宜不?」於彼眾中,鬪訟比丘前白佛言:「唯願世尊暫屈威神至彼比丘眾中,乃當知曲直耳。彼人自恣罵詈不慮禁法,我等有何不如,能默然忍之?」爾時世尊觀彼比丘不受其教,即騰上虛空還本精舍,復集聖眾,說斯頌曰:

「不怒而興怒,  不造而行惡,

 彼受其苦痛,  今世亦後世。」

無過而強生過者,今世後世而受其痛。

【2. 先自漏罪】

 先自漏罪,  然後害人,  彼此興害,

 如鳥墮網。

「先自漏罪」者,或有眾生心識倒錯,數興惡念,不能禁制,是故說「先自漏罪」也。

「然後害人」者,夫人興惡,結嫌積久,常求方便思惟計數,然後乃得發惡於外。已生惡念,不得思惟道德,是故說「然後害人」也。

彼比丘興惡者,復以偈報之:

「多結怨讎,  禍患流溢,  實無過隙,

 怨者何望?」

是故說「彼此興害」也。

「如鳥墮網」者,昔有鷹王搏撮群鳥,獲得一鳥名伽頻闍路,高飛遠翔詣高山頂。時伽頻闍路並說斯言:「是我身過,當復告誰?設我恒守本業舊居者,則不為汝所擒。」鷹王問曰:「本業舊居在何所乎?」雀報鷹曰:「高山絕岸,深澗石聚則我舊墟,若在彼者終不為汝所擒。」鷹告雀曰:「今且放汝聽歸本居,觀吾力勢為能獲汝身不?」時鳥雀得歸,住兩石間,遙語鷹王:「汝設可者,暫下共戰。」鷹王聞已恚怒熾盛,鼓翼奮勢,從空中下,欲搏撮之,鳥入石間,鷹摧翅翮,於此命終。是故說「如鳥墮網」也。

【3. 害人得害】

 害人得害,  行怨得怨,  罵人得罵,

 擊人得擊。

「害人得害」者,眾生處世,志趣不同,己身行惡,自然不祐,舉手打人,仍便自害,是故說「害人得害」也。

「行怨得怨」者,復有暴惡眾生,晝夜念惡,常伺人短。心常思惟:「某村某家,劫奪我牛,強取我財,殺我知親,侵我田業,要當伺捕方便,報其重怨。」思惟校計,不去心懷。設復出家,道心未固,學日既淺,內心思惟:「某甲比丘曾共止住,取我坐具、鍼筒、鑰牡、沙門六物至今不還。」但思惟諸物,不念修道,不知後報卒至,為身招禍。是故說「行怨得怨」也。

「罵人得罵」者,若有罵詈,反得其辱。不自觀省,皆由愚惑緣致斯罵,不知受報亦復不久。修行人所修,彼行人者,分別前人計罵盡寂,了無形質,若人罵我,知之為空,吾耳往聽,悉無所有,彼虛我寂,誰有罵者?是故我今忍而不起。夫人罵詈,法自有極,四大為形,不久居世,快意斯須,不知久久涉苦無量。是故說「罵人得罵」也。

「擊人得擊」者,夫人相嫉,毀人善行,性無常則喜怒無恒。或有愚人不遇師訓,既不廣學,志性闇鈍,結怨在心,終已不解,如斯之人,不當與坐起言語、飲食歡醼,人欲之造見則不吉,成事傾敗,不果本願。是故說「擊人得擊」也。

【4. 斯何沙門】

 斯何沙門,  不知正法,  壽既短促,

 復結怨為?

「斯何沙門」者,夫言沙門者,履行清虛,離世八業,志崇清淨,乃謂沙門。如今卿等沙門荷佩法服,不能禪寂六情、閉塞五欲,世間榮寵,心求染著,設遭毀辱,悔欲就俗。夫為沙門,若遭榮寵不以增歡,設遇毀辱不以加慼,爾乃名為沙門。是故說「斯何沙門」也。

「不知正法」者,是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汝等雖出家學,種姓若干,意行不同,或畏王法而出家者,或避重役而共出家,如斯之心不可親近。已能出家,當修正業,六時行道,晝夜不廢,復當思惟福度眾生,設欲飲食,意願一切,不獨為己。汝等諸人雖言為道,行與願違,過去賢聖所以教人法衣表識者,欲令除內穢垢。卿等穢人假被法服,污染真形,壞敗表識。」是故說「不知正法」也。

「壽既短促」者,佛告比丘:「生處五濁,雖云百年,臥消其半,命多危險,受四大身如蛇蟄聚,一增百病,共相危害,樂少苦多,憂患萬端,苦痛難量,不能端意思惟以求真道,方更興起慢嫉,履凡夫行。」是故說「壽既短促」也。

「復結怨為」者,人身難得,佛世難值,像法難遇,雖得為人,不能練精進行禪燕役神,方更隨時進趣,與世同流,又不廣顯三寶、訓悟後學,三塗八難何日當空?是故說「復結怨為」也。

【5. 人相謗毀】

 人相謗毀,  自古至今,  既毀多言,

 又毀訥訒,  亦毀中和,  世無不毀。

昔佛在羅閱城竹園迦蘭陀所。爾時調達往至世尊所,頭面禮足在一面立,須臾前白佛言:「我觀如來顏色變易,諸根純熟,年過少壯,垂朽老邁,唯願世尊自閉靜室禪定自娛,四部之眾願見付授,我當教誡如世尊無異,隨時供養四事不乏。」爾時世尊告調達曰:「咄!愚所啟不慮後殃,舍利弗、目連比丘,猶尚不付授眾僧,況汝嗽唾弊惡之人可付授聖眾耶?」

爾時調達內興妬嫉,聞世尊語已,倍生恚怒:「如來今日讚歎舍利弗、目連比丘,而更輕賤小弟,要當求便喪滅師徒,使此國界眾生不覩其形、不聞其聲。」是時,調達比丘即從坐起,禮足退歸,在在處處巧言偽辭,誑惑於俗,勸誘世人。得數十人在在處處共相勸勉,取要言之。爾時世尊與無央數大眾,圍遶而為說法。爾時調達告己弟子曰:「汝等莫聽瞿曇所說。所以然者?所說不隨正法,吾有一一深經好義當以相教。」恒求方便欲壞亂如來聖眾。爾時世尊告調達曰:「止,止,調達!慎勿興意壞亂聖眾,後備受報其痛難忍。」爾時調達執意牢固,不改其行。

爾時世尊知彼意正,終不可迴,便以宿命通,觀過去無數阿僧祇世因緣宿對所經歷事。是時,調達將五百弟子,如來自觀為菩薩身,復將五百弟子俱遊寶積山側,菩薩門徒寬仁柔和,教以正法,修持禁戒,出入進止不越其序。調達眾者己行不均,門徒弟子盡法師則,出言麤獷,語輒興恚,與弟子論如怨鬪訟。弟子厭患不堪侍從,盡捨調達往就菩薩。菩薩得已,歡喜踊躍不能自勝,並自稱說:「吾有千弟子,眾德具足,與世殊絕,誰能及者?」調達得是,極興恚怒,即發誓願:「此人今日誘我弟子、壞我門徒,正使此人後成無上等正覺時,我當壞彼徒眾如今無異。」

如來觀知調達比丘,必壞聖眾,定無有疑,如來即從坐起,捨眾而去。何以故?有五事不得壞亂眾僧:一者如來目前,不得壞亂眾僧,如來威神不捨本誓故。二者如來般泥洹後,不得壞亂眾僧。設有人言:「我今成佛逮最正覺。」當以此問之:「釋迦文佛在時,汝為所在?」三者未曾有惡時,不得壞亂眾僧。四者比丘不競利養,不得壞亂眾僧。五者智慧神足弟子和合,不得壞亂眾僧。諸佛世尊常法,神足智慧弟子,一日之中聖眾終不空缺,如來以宿命智觀,必知調達當壞亂眾僧,如來即捨而去。

調達在後與眾說法:「若有眾生事我為尊,承受教誡當習五法。何以故?行此五法早得解脫,何假沙門瞿曇說八直行?云何為五?一盡形壽常守三衣。二盡形壽常當乞食。三盡形壽不得食肉飲血。四盡形壽常當樹下露宿。五盡形壽不得攫持金銀寶物。諸有比丘修此五法者,早得解脫,盡有漏成無漏,何假沙門瞿曇八直行耶?」調達說是語已,即從坐起,五百比丘尋從而去,左面弟子名曰鏗荼陀婆,右面弟子名曰瞿婆離,歸本所居,弟子前後圍繞而為說法。

舍利弗、目連比丘後往彼眾,調達見已,舉聲稱善:「善來!舍利弗、目連比丘!吾獲大利,知我成佛三界獨尊,智慧神足弟子自然響應。」爾時調達即移瞿波等左右弟子坐,舍利弗、目連安處左右。爾時調達像如如來,告舍利弗、目連曰:「吾患脊痛小欲安睡,卿等二人與聖眾說法。」爾時調達右脇著地,欲得睡寐,天神強挽調達左脇在地,天神復厭誑有言語,鼾聲現外,穢氣遠徹。

爾時尊者目連以神足力飛騰虛空作十八變,坐臥經行,涌沒自由,或身上出火、身下出水,或身下出火、身上出水,東沒西涌,四方亦爾。爾時目連從空中還就坐,尊者舍利弗告眾會人:「如來之身神德無量,具一切智,前達無窮,却覩無極;如來法者得現法報,快樂無為,智者之所修學,非愚者之所習;如來聖眾者,戒具成就、智慧成就、解脫成就、解脫見慧成就,可敬可貴,承事供養,為眾生良祐福田。」

爾時諸比丘各生此念:「我等愚惑不識真正,捨實就華,棄本逐末。今日觀二賢所說,世之希有!我等寧可捨此調達,就如來眾,不亦快乎?」舍利弗知其心念即從坐起,彼五百比丘亦皆俱起,隨舍利弗、目連後追隨而去。

時,瞿波離比丘以右脚蹋調達曰:「弊惡調達何為躭睡?舍利弗、目連二人,將汝弟子去盡。」爾時調達覺寤甚懷憂慼。是故說「人相謗毀,自古至今,…乃至世無不毀」也。

【6. 斷骨命終】

 斷骨命終,  牛馬財失,  國界喪敗,

 復還聚集。

爾時世尊告諸比丘:「昔長壽王身分為七段,亡國失土,猶尚忍怨不起,共相尊敬,還立國土,如本無異。汝今比丘!當以道德自持,共相懺悔,大者以法、小者承受,汝等云何不知正法?當念忍辱、歎說忍力,所行真正,歎說真正。比丘當知,吾所以從無數阿僧祇劫積行已來,修六度無極,行檀修施頭目髓腦、國財妻子,持戒忍辱,精勤一心,皆欲除貪,除瞋怒想。」是故說「斷骨命終,國界喪敗」也。

【7. 人若罵我】

 若人罵我,  勝我不勝,  快意從者,

 怨終不息。

「若人罵我」者,人自思惟:「彼人罵我,不隨禁律,枉侵良善。」是故說「若人罵我」也。

「勝我不勝」者,彼自思惟:「如我法者則我得勝,不如法者則我不勝。」是故說「勝我不勝」也。

「快意從者」,作是思惟者,遂增怨讎,不諦思惟,是故說「快意從者」。

「怨終不息」者,如此之人,心如剛鐵不可沮壞,是故說「怨終不息」也。

【8. 不可怨以怨】

 不可怨以怨,  終已得休息,

 行忍得息怨,  此名如來法。

「不可怨以怨」者,是時世尊告諸來會:「吾自追憶無數劫以來,怨不能息怨,[1] 人身難得,佛世難遇,猶如優曇鉢華時時乃有,雖得為人,出家學道亦不可果。汝等已得人身,諸根不缺,堪任受化,何為於正法中共相諍競?」是故說「不可怨以怨,終已得休息」也。

「行忍得息怨,此名如來法」者,夫人行忍,寂默為首,聽彼已報,聞彼罵已,還以罵報,如是之比怨終不息,弱名忍強,亦名為勝,是故說「行忍得息怨,此名如來法」也。

【9. 若得親善友】

 若得親善友,  共遊於世界,

 不積有遺餘,  專念同其意。

「若得親善友」者,或有眾生禮儀成就,於行不缺,義味成就、忍行成就,皆由朋友成就身行,是故說「若得親善友」。

「共遊於世界」者,如此善友,從劫至劫,共相追隨不以為苦,是故說「共遊於世界」也。

「不積有遺餘」者,夫人意等不計財貨,亦復不選擇知親,正使朋友出在卑賤,善色、惡色,若好、若醜,不得選擇,是故說「不積有遺餘」也。

「專念同其意」者,發心起行,齊同其善,篤信向佛,是故說「專念同其意」也。

【10. 設不得親友】

 設不得親友,  獨遊無伴侶,

 廣觀諸方界,  獨善不造惡。

「設不得親友」者,所謂親友者,行齊德同,俱造於善,乃名親友,不造善行者不名為親友。如世常言,人無有伴侶如驢牛俱,修不善行者不得名為善友,是故說「設不得親友」也。

「獨遊無伴侶」者,寧獨遊處,快修善行,不以弊惡與人共俱,是故說「獨遊無伴侶」也。

「廣觀諸方界」者,人欲觀化,觸類所見漸以益智,[2]聞語不惑,是故說「廣觀諸方界」也。

「獨善不造惡」者,是以智士樂靜,不居亂閙。昔有敵國大王興兵相攻,隣國聞之,臣啟王曰:「外有賊寇逼近土境。」王曰:「無苦,無所堪任。」賊復前進,臣復白王:「賊已逼至,轉來到城。」王言:「無能侵我。」賊遂入城,固守城郭。臣復白王:「賊寇逼近,王宜防備出共鬪戰。」王言:「無苦,終不害我。」外寇轉進,[3]直趣宮殿,臣復白王:「賊今已至,王欲云何?」時王沐浴更著新衣,自負糧食,出見敵國隣王而告之曰:「城郭宮殿是卿所有,吾欲入山且修道德,食足支命衣足蓋形。」爾時王便說頌曰:

「吾今此衣食,  自求欲隱形,  捨位卿為王,  且欲求多福。

 寧處巖石間,  麤衣弊惡食,  食果數息定,  麋鹿共相娛,

 不以處王位,[4]  考掠苦毒痛,  智者畏後世,  終不造惡緣。

 觀卿興兵眾,  欲來傷害吾,  是身為朽器,  時殺勿枉眾。」

時彼敵國王聞是語已,熟自思惟,復以此偈報曰:

「快哉大覺士,  依法而自將,  被一切德箭,  摧破我兵眾。

 雖怨智慧勝,  親友愚何益?  是以慧為首,  智慧廣濟度。」

時敵國王即退軍馬,將己兵眾歸還本國,宮殿屋舍盡還本王。是故說「廣觀諸方界,獨善不造惡」也。

【11. 忍辱勝怨】

 忍辱勝怨,  善勝不善,  勝者能施,

 至誠勝欺。

「忍辱勝怨」者,兩劍所擬,必有傷損,遇毒毒治,必死不疑,唯有忍者能去其怨,是故說「忍辱勝怨」也。

「善勝不善」者,「云何?卿等頗聞火之稟性有冷義耶?」對曰:「無之。」此亦如是,怨欲息怨,終不可得。何者能息?唯有善者乃能息耳。是故說「善勝不善」也。

「勝者能施」,修善之人,行無缺漏,意不起想,果能惠施;結怨之人,為身招禍,死入地獄受苦無量,共相傷害,死而復生。若生人中顏貌醜陋,為人輕慢,所願不果。是故說「勝者能施」也。

「至誠勝欺」者,智者行身,不犯口過,出言應律,無所觸嬈,正使身死不以妄言綺語而求苟活,經歷生老,涉苦無量,目見耳聞,怨讎最重,是故說「至誠勝欺」也。

【12. 學無朋類】

 學無朋類,  不得善友,  寧獨守善,

 不與愚偕。

「學無朋類」者,夫人廣學當憑善知識,從初發意至得道,皆憑善知識乃得成就;若遇惡友行必遇惡。是故說「學無朋類」也。

「不得善友」者,或復學人遇惡知識,晝夜鬪訟行惡為業,是故說「不得善友」也。

「寧獨守善,不與愚偕」者,設無朋類,當自建意,念在閑靜,去離憒亂,設聞鬪訟者,常當遠離,心不願樂,是故說「寧獨守善,不與愚偕」也。

【13. 樂戒學行】 【14. 一象於象眾】

 樂戒學行,  奚用伴為?  獨善無憂,

 如空野象。

「樂戒學行」者,夫修行人心樂閑靜,恒以禁戒自瓔珞身。爾時世尊告拘苫鞞比丘:「諫喻止訟。」比丘聞已,不受佛教。佛知其意,即從坐起,飛騰虛空十二由旬,還本精舍至大眾中,而說頌曰:

「樂戒學行,  奚用伴為?  獨善無憂,

 如空野象。」

爾時世尊便作是念:「拘苫鞞好憘鬪訟,各相謗毀,吾今已離之,正使我聞拘苫鞞比丘在其方者,吾當避之而就他方。」爾時有一象王離諸群索居,獨遊曠野,心自思惟:「得離諸象及諸宗親,獨遊在此,何以快哉?我在象中時群多縱逸,蹋蹈水草,然後吾乃得食;今日獨行,得清水好草亦無憂慮。」爾時世尊見彼象心中所念,便於大眾而說頌曰:

「一象於象眾,  六牙而備具,

 心念與吾同,  獨善而樂靜。」

「一象於象眾」者,如來身者亦名龍象,彼象者亦名龍象,如來世雄,三界獨尊,象者龍中獨尊,是故說「一象於象眾」也。

「六牙而備具」者,牙者象之威怒,自瓔珞身,功德者如來相好,如來見彼拘苫鞞比丘自生厭患,象者患厭群眾,是故說「獨善無憂,如空野象」也。


[1] 「怨不能息怨」,《磧砂藏》、《大正藏》作「怨能息怨」。

[2] 「觸類所見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獨類所見」,《大正藏》作「觸類所見」。

[3] 「外寇轉進」,《大正藏》作「外冠轉進」。

[4] 「不以處王位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不以處正位」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