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18日 星期一

卷21〈22 如來品〉(CBETA, T04, no. 212, p. 718, c26-p. 720, c4)

卷21〈22 如來品〉(CBETA, T04, no. 212, p. 718, c26-p. 720, c4)

【14. 諸有不信佛】

 諸有不信佛,  如此眾生類,

 當就於厄道,  如商遇羅剎。

「諸有不信佛」者,閻浮利地有眾多賈客,共相率合入海採寶,正值迴波惡風吹壞大船,復有諸人乘弊壞船,順風流送墮羅剎界。眾多羅剎女輩,顏貌端正,眾寶自瓔珞身,前迎賈客:「善來,男子!此間饒財多寶,隨意明珠無價雜珍,恣意取之,無守之者,我等既無夫主,汝無妻妾,可止此間共相娛樂,後得善風良伴歸家不遠。又諸君當知!海水晝夜迴波無有定方,若見左面有道者,慎莫隨從,設於夢中見左面道亦莫陳說。」

時商客中有一智達者,內自思惟:「此諸婦女所說左道,事不徒爾,會當有緣。」即設權詐,竊為陰謀,向暮與女共臥交接,伺女已睡竊即起,進涉左道行數里,中聞一城裏數千萬人稱怨喚呼,或呼父母及己兄弟姊妹妻息,云何捨閻浮利地就此命終?賈客聞已衣毛皆竪,還攝心意,直前詣城,周匝觀察,見城鑄鐵垣墻,亦無門戶出入處所,去城不遠尸梨師樹高廣且大。即往攀樹,見城裏數千萬人涕哭號喚,遙問城裏人曰:「何為稱喚父母兄弟耶?」城裏人報曰:「我等入海採致寶物,為風所漂,又為羅剎女所誑,墮此鬼界,閉在牢城。前有五百人漸漸取殺,今有二百五十人在。君莫呼此女謂為是人,皆是羅剎鬼耳!」其人聞已即還下樹,詣彼女村,竊就女臥。

明日晨旦語諸同伴:「吾有匿事欲共論說,各往閑靜處,慎莫男女自隨。」諸人響應各詣隱處,即便告曰:「卿等知不?昨夜吾歘生此念:[1] 『斯女人等何故慇懃說,莫從左面道?』見女睡眠,竊起往觀,見大鐵城閉數百人,噑天喚呼。吾上樹頭遙問意故,眾人報我為摩竭魚所見壞船,惡風吹浪墮此鬼界,閉在鐵城高數十丈,勸我還家善求方計。卿等今日意欲云何?」眾人答曰:「卿昨夜何不重問彼人,頗有權宜方計,眾人及我身得安隱歸家不乎?」人即報曰:「我昨夜退不問此事,今暮竊起當往重問之。」說此語已各還所在。

彼智慧人向暮與女交接已,相女睡眠,竊起詣彼樹上,問城裏人曰:「頗有權宜方計,卿等諸人復及我身,得還閻浮利地不耶?」城裏人報曰:「我等適生念欲還閻浮利地,此鐵城便作數重不可敗壞,死者日次無由得免;唯卿外人少有權宜,可得度脫還至本土。十五日清旦有一馬王,從欝單越食自然粳米,來至此鬼界,住高山頂,三自喚呼:『誰欲還歸閻浮利地?』卿等若聞馬王聲者,皆往禮敬求還本鄉。」其人聞是語已,即還伴中具陳情狀,眾人報曰:「今可去不?」智者答曰:「須十五日至,馬王當來,乃得去耳。」

未經數日馬王便至在高山頂,三自喚呼:「誰欲還歸閻浮利地?」聲極遠震。商客聞已,皆往至馬王所前白王:「我等咸欲還本鄉里,願見將接,得歸無為。」馬王告曰:「卿等專意聽我所說,各欲歸家還本鄉者,心意專正便得歸家,心不專正不得歸也。此諸婦女各抱男女,追逐卿後啼哭喚呼。其中諸人興戀慕心,正使在我脊上猶不得去;若能捨恩愛,正心一意無所戀著,至心捉我一毛便得歸家。」如其所語諸婦女至,各語夫曰:「誠可捨我賤身,何為捐棄兒女?」先教兒女往抱父頸,啼哭喚呼:「捨我等為欲何去?」心意戀著者便不得還,唯有大智師子一人即安隱還歸。

是故說「諸有不信佛,如此眾生類,當就於厄道,如商遇羅剎」。諸有信佛者,如此眾生類,安隱還得歸,皆由馬王度。唯有大智師子一人即安隱還歸,是故說「諸有不信佛,如此眾生類,當就於厄道,如商遇羅剎。」諸有信佛者,如此眾生類,安隱還得歸,皆由馬王度,唯有師子一人安隱得歸,餘者由戀慕心,皆墮厄難也。

時,羅剎婦抱其男女,往逐師子商客在在處處,告語村落:「師子身者是我夫主,共生男女,捨我逃走,不知所趣?」諸人聞已問師子曰:「觀卿婦女體性容貌,人中英妙,兒女可愍,何為捨之?」師子報曰:「此亦非人,是羅剎鬼耳。住海渚中殺噉商賈不可稱數,吾伴數百閉在鐵城,唯我一人幸得免濟。今此兒女復遂我後,規欲害我,恐不免濟。」說此語已,轉復前行還至本國,鬼亦逐後到其國土。

鬼往白王:「我與師子共為夫婦,生此男女,後望得力,非圖今日永已見捨,師子意不用我身,[2] 當錄取男女,我故年少,豈更不能適娶耶?」王召師子問其情實:「卿婦幼少,顏貌端正,男子殊異有君子相,[3] 何為捨之不肯納受?」師子白王:「此非人形,乃是噉人羅剎鬼,化作男女追遂我後,望人意顧,欲取我殺。前將五百賈客入海採寶,盡為羅剎所噉食,唯我一人得免濟耳。今復見逐,將知如何?」

王告師子:「設卿不用,可持與我。」師子報曰:「此實非人是羅剎鬼,備有愆咎,後莫見怨。」師子復語左右諸臣:「斯鬼至此間,必有傷害王。今不信欲內深宮,如是不久王及內宮盡當灰滅。」王復瞋恚語師子曰:「女中恣容如天玉女,何緣復稱為羅剎鬼耶?速出在外,吾自觀察之。」王將鬼女入內宮中,牢固門閤已入一宿。

明日食時宮門不開,諸臣共議:「王新納妻,意相貪樂,故門不開耳。」師子說曰:「不如來議。王及夫人并諸婇女,必為羅剎所食噉盡,故門不開耳。」即施高梯踰墻入內,見死人骸骨滿數間舍,復見坑孔新出土壤,諸臣問師子曰:「王今已死內宮喪亡,骨成於積不可識別,云何葬送王身?」師子報曰:「盡聚諸骨一處焚燒,但言葬王,餘者不在其例。」

葬送已訖,諸臣責師子曰:「正坐汝身將羅剎鬼,殺王喪國宮殿滅亡,卿今意欲云何?」師子答曰:「吾先有言契,此非人身,是羅剎鬼,備有愆咎,後莫見怨。卿等何為復見責數?」諸臣人民前白師子:「王今已死更無胤嗣,唯願師子當登王位,統理人民永得康寧,使我諸臣尊奉有處。」師子告曰:「若欲舉我為王者,當隨我教,設不從我教,盡為羅剎所噉。」諸人異形同響咸皆稱善,即隨王教。

王告諸臣:「彼羅剎子女睡眠有時,當共集兵乘船入海攻擊。」即往攻擊殺羅剎男女大小不可稱數,無有遺在,復往破壞鐵城出其中人,因彼住止,人民熾盛,富樂自然,珍奇異物不可稱量。因名彼城號曰師子。遺落諸羅剎鬼不在例者,移在山西。鐵圍東垂,土俗常法,若一人不事佛者,當送山西付鬼噉之。自爾已來佛法熾盛得道無數。

是故說「諸有信佛者,如此眾生類,安隱還得歸,皆由馬王度。」又彼國常儀,國王生子若十、若百、若至無數,盡出作道,誦習佛經三藏備舉,還復罷道,登陟王位;梵語不通,經籍不舉,則不得陟王位也。住在外渚故,稱師子渚國。

【15. 如來無等倫】

 如來無等倫,  思惟二觀行,

 善觀二閑靜,  除冥超神仙。

「如來無等倫」者,如來處世神德無量,行過虛空,所化無限,普引眾生,導示慧明,四等育養,見者得度,是故說「如來無等倫,思惟二觀行,善觀二閑靜,除冥超神仙」也。

【16. 善獲獲自在】

 善獲獲自在,  愛盡無所積,

 解脫心無漏,  恩惠天世人。

「善獲獲自在」者,眾生處在荼炭,流轉五趣,迴波七使,欲趣於道,不知何路得至。是故如來不捨弘誓之心,拔濟苦難,普處眾生類,指示自在堂,是故說「善獲獲自在」也。

「愛盡無所積」者,得四無畏,永盡於愛,是故說「愛盡無所積」也。

「解脫心無漏」者,心永得解脫,無所罣礙,復獲無漏,永除諸垢,是故說「解脫心無漏」也。

「恩惠天世人」者,一切眾生皆來歸仰,是以聖人應時適化,救濟無乏,是故說「恩惠天世人」也。

【17. 猶人立山頂】

 猶人立山頂,  遍見人村落,

 審觀法如是,  如登樓觀園,

 人憂除無憂,  令知生死趣。

「猶人立山頂,遍見人村落」者,如有目之士遍見村落,行者、坐者,出入行來,啼喚、歌舞、喜笑,皆悉觀之。如來世尊亦復如是,立智慧山頂,觀五趣眾生,黠者愚者、有至無至,皆能分別而往化之。是故說「猶人立山頂,遍見人村落」也。

「審觀法如是,如登樓觀園」者,如來天眼一切遍見,乘高樓觀,一一分別難度、易度,可與言者與言,不可與言者而自默然,隨其前人所念成道,是故說「審觀法如是,如登樓觀園」也。

「人憂除無憂,令知生死趣」者,如來觀察有憂無憂,有少智多智,皆悉分別,教示眾生令知生死之趣,是故說「人憂除無憂,令知生死趣」也。

卷21〈23 聞品〉(CBETA, T04, no. 212, p. 720, c6-p. 722, b26)

【1. 善聞好行】

 善聞好行,  善好閑靜,  所行不左,

 安如沙門。

「善聞好行」者,多聞學士為人所譽,善哉!善哉!人之有聞所行必善,是故說「善聞好行」也。

「善好閑靜」者,求出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,不樂憒亂,[4] 無所繫縛,志趣閑靜,是故說「善好閑靜」。

「所行不左」者,身、口、意所行常順正理,終不左也,最勝、最妙,無有出者,是故說「所行不左」也。

「安如沙門」者,順沙門行,不逆沙門行,如彼所行所修,是故說「安如沙門」也。

【2. 愚者不覺知】

 愚者不覺知,  好行不死法,

 善解知法者,  病如芭蕉樹。

「愚者不覺知,好行不死法」者,愚者所習恒習弊行,不別善法、惡法,若好、若醜,盡不覺知,不計無常變易之法,營一身之資,謂千年不盡,保物久常,無有耗減,是故說「愚者不覺知,好行不死法」也。

「善解知法者,病如芭蕉樹」者,雖善解於法,經耳便過,如芭蕉樹遇風則葉落,病者頓極,加以毒湯,是故說「善解知法者,病如芭蕉樹」也。

【3. 猶如蓋屋密】

 猶如蓋屋密,  闇冥無所覩,

 雖有眾妙色,  有目不見明。

「猶如蓋屋密,闇冥無所覩」者,猶如造屋舍閉塞窓牖,內外緻密,冥然不見明,是故說「猶如蓋屋密,闇冥無所覩」也。

「雖有眾妙色,有目不見明」者,彼屋舍裏雖有眾妙色,羅列姝好,有目者入中永不見色,是故說「雖有眾妙色,有目不見明」也。

【4. 彼如有一人】

 彼如有一人,  智達廣博學,

 不聞則不知,  善法及惡法。

「彼如有一人,智達廣博學」者,世儻有人,優婆塞、優婆夷、剎利、長者、居士、諸庶人,心慧意朗,先聞者則知善惡之法;極智慧人,先不聞法者則無所別知。是故說「不聞則不知,善法及惡法」也。

【5. 猶如人執燭】

 猶如人執燭,  悉見諸色相,

 聞已盡能知,  善惡之所趣。

「猶如人執燭,悉見諸色相」者,猶如智達之人手執明燈,盡能分別好惡諸色,是故說「猶如人執燭,悉見諸色相」也。

「聞已盡能知,善惡之所趣」者,彼智學人聞法即知善惡諸法,近法遠法、有記無記盡能了知,是故說「聞已盡能知、善惡之所趣」。

【6. 雖稱為多聞】

 雖稱為多聞,  禁戒不具足,

 為法律所彈,  所聞便有闕。

「雖稱為多聞、禁戒不具足」者,多聞博智,善分別法,於禁戒不大殷勤,觸有所犯,戒律不具,是故說「雖稱為多聞,禁戒不具足」也。

「為法律所彈,於聞便有闕」者,戒律之人以法彈舉,斯人犯律,不行正法,為人所譏,行慚愧事,是故說「為法律所彈,於聞便有闕」也。

【7. 行人雖少聞】

 行人雖少聞,  禁戒盡具足,

 為法律所稱,  於聞便有闕。

「行人雖少聞,禁戒盡具足」者,持戒完具無有缺失,不廣習學,是故說「行人雖少聞,禁戒盡具足」也。

「為法律所稱,於聞便有闕」者,彼持戒人為人所稱,某甲某村有持戒人可敬可貴,晝夜精懃行道不廢,不廣博學達古知今,於聞便有闕,是故說「為法律所稱,於聞便有闕」也。

【8. 雖少多有聞】

 雖少多有聞,  持戒不完具,

 二俱被訶責,  所願者便失。

「雖少多有聞,持戒不完具」者,既自少聞,戒律不具,為眾多人民所見嗤笑,人修人本必全一行,云何斯人盡拔善本?或有興念憐愍彼人,身後長夜受惱無量。是故說「雖少多有聞,持戒不全具,二俱被訶責,所願者便失」也。

【9. 智博為多聞】

 智博為多聞,  持戒悉完具,

 二俱得稱譽,  所願者盡獲。

多聞戒具足,不犯於眾惡,便為天、世人、龍、鬼神、阿須倫、真陀羅、摩休勒等,悉見恭敬承事尊奉,是故說「智博為多聞,持戒悉完具,二俱得稱譽,所願者盡獲」也。

【10. 多聞能奉法】

 多聞能奉法,  智慧常定意,

 如彼閻浮金,  孰能說有瑕?

「多聞能奉法」者,思惟正法無所缺漏,分別一句義,演出無量,復能略說還至一句,是故說「多聞能奉法」也。

「智慧常定意」者,分別慧明,欲盡有漏,至無為處,亦無造作,成就賢聖無漏智,心常禪寂而無亂想,是故說「智慧常定意」也。

「如彼閻浮金」者,餘弊惡金多有瑕者,此閻浮金內外無瑕,亦無塵垢,是故說「如彼閻浮金」也。

「孰能說有瑕」者,猶如戒行清淨人,內外清徹,行無玷缺,無所違失,無有能譏彼行人者,是故說「孰能說有瑕」也。

【11. 諸有稱己色】

 諸有稱己色,  有歎說名德,

 斯皆謂貪欲,  然自不覺知。

佛契經說:「如來世尊先當成二業:一眼知色,二耳知聲。」愚者錯聞,一者謂如來著色,二者謂如來貪聲。如來聲者如梵羯毘鳥。佛言:「不爾。吾所說異,義不如此。智者分別解如來義。如來積行於阿僧祇劫,先淨眼色、耳聲,然後方修餘行。」是故說「諸有稱已色,有歎說名德,斯皆謂貪欲,然自不覺知」也。

【12. 內無自知】

 內無自知,  外無所見,  內不見果,

 便隨聲往。

昔王波斯匿集四種兵,夜非人時出城遊行。時有一比丘名羅婆那拔提,寂然閑靜唄聲清徹,令四種兵莫不聞者。時波斯匿王於彼眾中便生此念:「若我明日見此唄比丘者,當賜三百千兩金。」王復漸近內自思惟:「聲音如似近,然復不見。」轉復前進見其人,身在一函裏,便賜三貝珠,是故說:

「內既知之,  外無所見,  內見果實,

 便隨聲往。  內既不知,  外有所見,

 二果俱成,  便隨聲往。  內有所知,

 外有所見,  彼有朗智,  不隨聲往。」

時波斯匿王前白佛言:「向唄道人今為所在?吾欲觀之。」佛告王曰:「欲見者勿興懈慢。」佛即遣信喚比丘來。王尋見之生變悔心,悔夜所許極為奢侈,尋與三枚貝珠,意猶欲悔。王白佛言:「今此比丘本行何德,得此妙聲?復作何行,受此小形?唯願世尊敷演其義。」

爾時世尊即以宿命智,觀察當來、過去、現在,便告王曰:「往昔久遠世時,人壽二十千歲,人民之類共相敬待,謙遜承事,時世有佛名曰迦葉,在世遊化教戒周訖,便取滅度。是時國王臣民興戀慕心,即起偷婆高而且廣。其人爾時亦在其側,[5] 稱言:『造此偷婆,何為高廣?』即夜以一鈴懸於佛圖上,尋發誓願:『若我後生在在處處,聲響清徹上徹梵天,遭遇彼聖得盡諸漏,於弟子中聲響清徹。』緣昔吐言嫌寺廣大,由此果報受身極小;復以鳴鈴懸寺上,蒙此果報得致妙聲。」

「內既知之」者,自觀己身內無所有,若好悉能分別。內自知者,知內六根。是故說「內自知之」也。

「外有所見」者,便觀外身一一分別,若見剝割斫刺,亦無所覺,解知虛詐。又言「外有所見」者,外見六入。是故說「外有所見」也。

「彼有朗智」者,分別內外身,一一思惟善察無滯,解知所有,以智觀之,悉無所有,是故說「彼有朗智」也。

「不隨聲往」者,人之聲響,亂人善念之原首,彼入定者,外聲不入,內亂不出,解知彼聲猶如空等。是故說,不隨聲往也。了知四偈,義各如是。

【13. 耳識多所聞】

 耳識多所聞,  眼識多所見,

 聞見不牢固,  事由義析理。

「耳識多所聞」者,或聞佛經,或外道異學、歌詠詩誦,好者便受、惡者捨離,是故說「耳識多所聞」也。

「眼識多所見」者,眼識亦多所見,若好若醜、善色惡色,是故說「眼識多所見」也。

「聞見不牢固,事由義折理」者,若見聞念知盡能了別,見當說見,聞當說聞,是故說「聞見不牢固,事由義折理」也。

【14. 智牢善說快】

  智牢善說快,  聞知定意快,

 彼不用智定,  速行放逸者。

「智牢善說快」者,彼善思惟、言不錯亂,承受不忘失,則應此行,是故說「智牢善說快」也。

「聞知定意快」者,皆由聞故然後得定,已得定意所適無礙,是故說「聞知定意快」也。

「彼不用智定,速行放逸者」,放逸之人輒能行惡,不顧後緣,不念後世,猶如以穀子投火,欲望苗幹者,事終不然。[6] 猶如小塊塞江,欲以止流者,終不可得。放逸之人意行暴虐,欲求毫氂善者,吾亦不見。是故說「彼不用智定,速行放逸者」也。

【15. 賢聖樂於法】

 賢聖樂於法,  所行應於口,

 以忍思惟定,  聞意則牢固。

「賢聖樂於法」者,樂應賢聖法,未始去離,終已翫習,意無厭足,皆是諸佛賢聖之所演說,是故說「賢聖樂於法」也。

「所行應於口」者,行如禁法,無所違失,是故說「所行應於口」也。

「以忍思惟定」者,受人教戒,一心奉行,不興憎嫉彼此之心,聞其善言,甘心稟受,晝夜誦習,不離定意,是故說「以忍思惟定」也。

「聞意則牢固」者,佛所說法,從初至竟,上、中、下義,終日諷誦,初不忘失,是故說「聞意則牢固」也。

卷21〈24 我品〉(CBETA, T04, no. 212, p. 722, b28-p. 724, c14)

【1. 當學善言】

 當學善言,  沙門坐起,  一坐所樂,

 求欲息心。

「當學善言」者,晝夜誦習善言好語,採取眾妙度世之要,是故說「當學善言」也。

「沙門坐起」者,比丘常當作是念:「分別上下,不侵他坐,斯是食坐,斯是行道坐,吾當坐此、捨此。」是故說「沙門坐起」也。

「一坐所樂」者,專其一心,求於定意,分別諸情,攝取諸根,一坐心亂者非為一坐,意不外馳,便能超越度魔境界。是故說曰「一坐所樂」也。

「求欲息心」者,藏匿心識,不攝心者多諸思想,若更受形,趣三惡道地獄、畜生、餓鬼中,不遇三寶諸佛世尊,不值清淨諸梵行人,不知慚耻,當從一生至百千生;求欲息心則無生死,是故說曰「求欲息心」也。

【2. 一坐一臥】

 一坐一臥,  獨步無伴,  當自降伏,

 隻樂山林。

「一坐一臥」者,降伏內外,生死熾然,雖復一坐一臥,心意不定,非為坐臥也。復當思惟三有之難,恒當繫意使不分散。是故說曰「一坐一臥」也。

「獨步無伴」者,在眾若野,心恒一定,若行、若坐,心不馳騁,如彼行人隨時乞食,內自思惟食所從來,受施之人求報其恩,自知止足。復當念佛身相功德,持意忍辱,亦不分散。有如是心者便可入村求度眾生,不興亂想,如彼山林而不有異。是故說曰「獨步無伴」也。

「當自降伏」者,恒自息意,令不馳散,常能校計內外諸物,以能降伏,便為諸天世人承事供養,八部鬼神隨時擁護,為佛世尊所見歎譽。是故說曰「當自降伏」也。

「隻樂山林」者,持心專意,恒樂空閑,雖入大眾,意如空無,天雷地動,心不錯亂,然後乃應如來聖典。是故說曰「隻樂山林」也。

【3. 千千為敵】

 千千為敵,  一夫勝之,  莫若自伏,

 為戰中勝。

「千千為敵,一夫勝之」者,或有眾生一人勝千,不自降者則非為勝,便為墮落不至究竟。能自攝意,內外降伏,乃得越次至無為境,勝諸怨讎,無所畏忌,乃謂為勝,能滅三界結使根本,永盡無餘,名為健夫;三界結本已滅無餘,更不造新。或有眾生一人勝千,或勝萬人,非為健夫。何以故?猶在生死不遠八難。是故說曰「千千為敵,一夫勝之,莫若自伏,為戰中勝」也。

【4. 自勝為上】

 自勝為上,  如彼眾生,  自降之士,

 眾行具足。

「自勝為上」者,夫人在世,能自降伏,精神不錯,復為天、龍、鬼神、揵沓和、阿須倫、迦留羅、旃陀羅所見供養,天魔波旬雖統六天,亦不能得其便,是故說曰「自勝為上」也。

「如彼眾生」者,如彼修行人,既自慕學,復能使人執行,此心內不興垢,外塵不入,乃應清淨無為處,是故說曰「如彼眾生」也。

「自降之士,眾行具足」者,人有十名,號亦不同,或言眾生,我人壽命有形之類,皆名眾生,如斯之輩能自降伏,不生外想,實諦第一義,無形不可見,欲求無為道者,念自降伏,不生十八本,持不漏諸界,斯亦復名自降之士。諸根具足,功德備具,隨時行道不失時節,是故說曰「自降之士,眾行具足」也。

【5. 非天犍沓和】

 非天揵沓和,  非魔及梵天,

 棄勝最為上,  如智慧比丘。

「非天揵沓和,非魔及梵天」者,或有世人祭祠諸天,欲求恩福,或事犍沓和修其淨行,或事魔天望得豪尊,或事梵天謂天為道,外道異學心想梵天,眾生根本皆由梵天而生,以是之故事於梵天。如來說曰:「此非真道,自既迷惑,復使他人內於邪徑,亦非堅固,不可恃怙。所謂真正道者,智慧比丘是也。執心清淨不漏諸結,為人說法無彼此心,意如虛空不可沮壞,利根速疾亦不滯礙,意之所念無往不剋。」是故說曰「非天犍沓和,非魔及梵天,棄勝最為上,如智慧比丘」也。

【6. 乃謂為上】

 先自正己,  然後正人,  夫自正者,

 乃謂為上。

「先自正己,然後正人」者,夫人修習自守為上,晝則教戒,夜則經行,孜孜汲汲終日匪懈,然後訓誨眾生,安處大道。如佛契經所說,佛告均頭:「如人已自沒在深泥,復欲權宜拔挽彼溺者,此事不然。猶人無戒,欲得教戒前人者,亦無此事。廣說如契經。」如器完具所盛不漏,人神惔泊堪受深法,亦能教化一切眾生,其聞法者,莫不信樂,是故說曰「先自正己,然後正人,夫自正者,乃謂為上」也。

【7. 不侵智者】

 先自正己,  然後正人,  夫自正者,

 不侵智者。

夫人習行,不唐其功,畢竟其學,不辭勞苦,以己所信,平等無二,勤加精進,日有新業,附近明智,不親弊友。夫人有智,皆由明哲成人之慧,非師不剋,是故說曰「不侵智者」也。

【8. 當自剋修】

 當自剋修,  隨其教訓,  己不被訓,

 焉能訓彼。

「當自剋修,隨其教訓」者,如人習行備具諸行,戒、聞、施、慧,以自莊嚴,念定三昧,盡諸有漏,然後乃得訓誨一切,其聞法者,自歸篤信不懷狐疑。是故說曰「當自剋修,隨其教訓」也。

「己不被訓,焉能訓彼」者,如人修學素無善師,無有將導,便致躓礙;遇善師者能自修責,必獲所願,無事不剋。猶如善御馬將,隨馬良善,善者育養、惡者加捶,然後乃知善惡有別;方之賢愚,亦復不異,善者生天、惡者入獄,方當經歷畢諸罪苦,[7] 其間艱難何能具宣?如人出行必求良祐,意欲所至,無願不獲。是故說曰「當自剋修,隨其教訓,己不被訓,焉能訓彼」也。

【9. 念自剋修】

 念自剋修,  使彼信解,  我己意專,

 智者所習。

「念自剋修」者,恒當專精使意不亂,滅十跡行,應身口意,使無數眾生莫不渴仰,遲聞所說,欲修奉行。是故說曰「念自剋修」也。

「使彼信解」者,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、[8] 剎利、婆羅門、長者、居士,聞正言教,心意信樂,終不違逆,是故說曰「使彼信解」也。

「我已意專,智者所習」者,如人習術意專乃剋,若失良師,便自墜落不能自拔,出入進止,為天世人所見愛敬,若至他方異域剎土,見者心歡,終不中退。是故說曰「我已意專,智者所習」也。

【10. 為己或為彼】

 為己或為彼,  多有不成就,

 其有覺此者,  正己乃訓彼。

「為己或為彼,多有不成就」者,人之習行,以己所修邪見之業,復以己智授彼使學,此則墜墮不至無為;如復有人己身專正,習正受行,以己所見教訓前人,受者信解不唐其功。是故說曰「為己或為彼,多有不成就」也。

「其有覺此者」,明人所習,當究本行,如佛所說「不能自利,焉能利人?」習行之人當念觀察,思惟非常、苦、空、非身,悉解非有,彼無我、空虛,豈有身也?是以聖人示人軌則,導以微教,布見切禁。是故說曰「其有覺此者,正己乃訓彼」也。

【11. 智者演其義】

 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己以被降伏,  智者演其義。

「身全得存道」者,由彼習行之人專精剋己,為尊為貴,為無有成,進止行來,不逢凶虐,恒為諸天世人、天龍鬼神、揵沓和、阿須倫、旃陀羅、摩休勒,所見供養,衛護其身使不遭患。是故說曰「身全得存道,爾時豈容彼」也。

「己以被降伏,智者演其義」者,如人慕修深奧之法,[9] 得第一義,越過三界,便得成就四意止、四意斷、四神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覺意、賢聖八品道,是謂如來甘露法門,所願者得,四事供養,衣被、飯食、床臥具、病瘦醫藥。是故說曰「己以被降伏,智者演其義」者也。

【12. 智者獲其法】

 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己以被降伏,  智者獲其法。

取要言之,偈成三句,其文一同,但益「智者獲其法」一句也。法謂二義:一名「字體、義體」,第二者所謂「第一義四沙門果」是也。

【13. 智者得其戒】

 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己以被降伏,  智者得其戒。

「智者得其戒」,此二句也,戒有二種:一名二百五十戒,二名無漏身戒。

【14. 智者被歎譽】

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己以被降伏,  智者被歎譽。

「智者被歎譽」,此三句也。此亦二義:一者俗所歎譽,二者為內藏所歎譽。所謂俗者,言語辯才,和顏悅色,不傷人意,其聞法者歡喜承受,樂聞其法。無漏身戒者,所行不左,常遇賢聖,離八不閑處,其有見者心開意解,共相告,令歡說其德。

【15. 智者聞其名】

 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己以被降伏,  智者聞其名。

「智者聞其名」,此四句也,或有學人,俗聞其名,道聞其名。

【16. 智者獲其樂】

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己以被降伏,  智者獲其樂。

「智者獲其樂」,樂有二種:俗樂、道樂。在俗受其福德,為檀越施主所見念待,受其供養,衣被、飯食、床臥具、病瘦醫藥。道樂者,受禪定福,根、力、覺意、賢聖八道。

【17. 智者獲其慧】

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己以被降伏,  智者獲其慧。

「智者獲其慧」,慧有二種:或有俗慧,或有道慧。所謂俗慧者,分別名字,眾不滯礙。所謂道慧者,得須陀洹道、斯陀含道、阿那含道、阿羅漢道,得諸根具足,空、無相、願。是故說曰,智者獲其慧也。

【18. 智者獲其心】

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己以被降伏,  智者獲其心。

「智者獲其心」,心者眾行之本,若心不正,流馳萬端,外著色、聲、香、味、細滑、法,若能降伏攝心不亂,便能成就無為道果。然彼行人服其心意,思惟曩昔為心所惑,劫數難量,經歷生死皆由於心。然我今日覺心所為,便不造新為心所使也。

【19. 智者獲其道】

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己以被降伏,  智者獲其道。

「智者獲其道」,眾生流轉從劫至劫不可稱記,如契經所說眾生入地獄,眾生入地獄者,多於大地塵土。[10] 如我今日越過三界,以天眼觀眾生之類,蜎飛蠕動共相傷害,無有竟已,猶如陶家脚蹴輪轉,成其坏器,或輪上壞者,或在地壞者,或入陶壞者。人亦如是,是故學人當念慕修。又復引經:「吾以天眼觀眾生,生天者如於爪上土,蓋不足言。」是故說曰「智者獲其道」。

【20. 處天久遊觀】

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己以被降伏,  處天久遊觀。

「處天久遊觀」,若有眾生久生天者,勝後生天三事。何謂三事?一者天壽,二者天色,三者福祿。是故說曰「處天久遊觀」也。

【21. 處天久受福】

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己以被降伏,  處天久受福。

「處天久受福」,共相娛樂,視東忘西,是故說曰「處天久受福」也。

【22. 親族中最勝】

 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 己以被降伏,  親族中最勝。

處在宗族中,如日貫雲,出為父母、兄弟、姊妹、中外所見愛敬,是故說曰「親族中最勝」也。[11]

【23. 斷除一切縛】

 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 己以被降伏,  斷除一切縛。[12]

斷諸一切縛盡,能斷一切諸結使,永盡無餘,縛著、愛染悉皆除棄,是故說曰「盡能斷一切諸結使」。

【24. 煩惱中無憂】

 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己以被降伏,  煩惱中無憂。[13]

處憂無憂,心解是非。解知無常,恩愛別離,世之常法,有樂必苦,生當有死,不生則無,死豈可避,以是義推,憂為是誰?樂所從來?是故說曰「處憂無憂,心如死灰,澹然無為。」

【25. 能破諸惡趣】

 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 己以被降伏,  滅一切惡趣。

盡滅一切惡趣。所以惡趣者,地獄、餓鬼、畜生,邊地夷狄之中,亦名惡趣。是故說曰,滅一切惡趣也。

【26. 脫一切苦惱】

 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  己以被降伏,  脫一切苦惱。

「脫一切苦惱」者,[14] 脫八苦根,生苦、老苦、病苦、死苦、怨憎會苦、恩愛別離苦、所欲不得苦,取要言之,五盛陰苦。行者於中脫此眾苦。

【27. 速證圓寂果】

 身全得存道,  爾時豈容彼,

己以被降伏,  速證泥洹果。[15]

泥洹為第一,無為無作,無有眾變,是故名為泥洹也。


[1] 「歘生此念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欲生此念」。

[2] 「我身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我見」。

[3] 「男子殊異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男女殊異」。

[4] 「不樂憒亂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不樂情亂」。

[5] 「亦在其側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亦在其例」。

[6] 「事終不然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事不然」。

[7] 「畢諸罪苦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畏諸罪苦」。

[8] 「優婆夷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優婆夷斯」。

[9] 「慕修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纂修」。

[10] 「大地塵土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天地塵土」。

[11] 「是故說曰親族中最勝也」,《磧砂藏》無此十字,依《法集要頌經》補。《法集要頌經》卷2〈23 己身品〉:「自己心為師,不依他為師,自己為師者,親族中最勝。」(CBETA, T04, no. 213, p. 788, c20-21)。

[12] 「斷除一切縛」,《磧砂藏》釋文作「盡能斷一切諸結使」八字,依《法集要頌經》補。《法集要頌經》卷2〈23 己身品〉:「自己心為師,不依他為師,自己為師者,斷除一切縛。」(CBETA, T04, no. 213, p. 788, c24-25)。

[13] 「煩惱中無憂」,《磧砂藏》作「處憂無憂,心如死灰,澹然無為」十二字,依《法集要頌經》補。《法集要頌經》卷2〈23 己身品〉:「自己心為師,不依他為師,自己為師者,煩惱中無憂。」(CBETA, T04, no. 213, p. 788, c22-23)。

[14] 《磧砂藏》無此「者」字。

[15] 「速證泥洹果」,《磧砂藏》無此五字,依《法集要頌經》補。《法集要頌經》卷2〈23 己身品〉:「自己心為師,不依他為師,自己為師者,速證圓寂果。」(CBETA, T04, no. 213, p. 789, a3-4)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